胡凯专访·记者手记

胡凯专访·记者手记

青檬网络电台2008年度盛典·“眼镜飞人”胡凯专访  /  记者 徐颖

胡凯是被采访者里最让我眼前一亮的——健谈,自然,平易近人,以至于到采访结束我顿感莫大的遗憾——该更放松些,把它当做一次聊天,而不是老套路的采访。

我记得很清楚,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于体育特长生的,这个在不少人眼里略微看轻的身份,而整个访谈中胡凯所表现出来的思想深度和精神气度足以把这些偏见回击得彻彻底底。

被问到和清华的感情时,他的眼里充满着一种学子对于母校的深深眷恋;被问到和体育结缘至今的感受时,他微微一笑,轻松的口吻让人想不到训练的苦,而 是投身于一个职业的享受和热爱;被问到自己肩上担负的责任时,他虽一再强调人人都爱自己的国家,他只是有了机会展现,可神情里充满着的那种昂扬的民族气节 早就刻画了一个热血男儿样的胡凯。他说话的时候很专心,很投入,以至瞬间会被他整个人吸引而漏听他所说的话,旁观者若是不在意,一定不会把他和那个拥有那 么多荣誉和国家责任的百米飞人联系起来,一定只是觉得,这个瘦瘦的书生,倒是真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倒是真有一股子青年人的朝气。

“胡凯也是八零后”,自言自语这句话很多遍,像是拿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去反驳那许多的评论者:看,我们八零后的精英!回想自己刚刚有了“八零后”意 识的年头,正值青春小说开始风靡的时候,八零后写手如雨后春笋般一片片地出现,文风不严肃,用词古怪,思想深度不够等等的批评不绝于耳,自己也曾“鄙视” 过这样的文字,紧紧拿着经典读了一遍又一遍,好像要把自己从八零后的框架里拔出来,要告诉别人自己是多么的“非八零后”。后来才认识到,每个时代都有自己 的个性,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姿态,就像七十年代生人之于六十年代,八十年代的我们也有自己的立场。纵使发型再怪异强调再不顺眼,对待事情的看法和长辈 有再多的不相合,关键时刻的我们还是那一个个拥有者中华血统、充满着民族自尊的中国人。

零八年时八零后遭到的诟病达到了极致,在人们还没有回过神喘口气的时候,一场场的灾难降临在我们的土地上,瞬时间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一切的争论都 停止了,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拯救我们的同胞。所有人都带上了一样的信念,所有人都把国旗的颜色染在心里,待我们如今回头再看,你瞧,那么多那么多的奋 战在救灾一线的人,都叫八零后。

就像胡凯说的那样,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国家,只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表现,我想,八零后的特别也许是因为开放后的时代烙印比较强,可是那些最基本的品 质和代代相传的行为准则依旧在八零后的心中不会倒塌。我们哈韩哈日但是我们没有忘记历史的耻辱,我们穿阿迪达斯脚蹬耐克但是我们依旧高调支持国货,我们周 游世界买法国的香水美国的汉堡,但是我们面对不公平的商业环境毅然选择了抗议。我们很难让人懂,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龙的传人。

略微算了一下,年底的大部分工作都和八零后沾边,活动的主题策划也不免考虑到这个,如果要评选零八年的关键词的话,“八零后”应该榜上有名。每一个 焦点热点都能引发一阵大讨论或是一个大思考,八零后经过了零八年的考验,定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下一次再经受舆论的拷问时,我们会从容地拥有我们自己 的姿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