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新专访·记者手记

王自新专访·记者手记

青檬网络电台《9909会客室》·王自新专访  /  主持人&编辑  徐颖

在三月五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采访一个环保界的活雷锋,是不是该感叹机缘的巧合呢?对访谈的准备虽说相当充分,但是在真正见到这个不平凡的平凡人时,却被他身上浓浓的质朴气息所震撼。

按照礼节惯例,我提前和王先生约好1点在大厦门口接他,而当我到达的时候,收到他的短信:没关系,我直接到九层。此时旋转门里走出一个略微胖胖的中年人,直觉告诉我他就是今天的嘉宾。在前往直播间的路上,王先生告诉我,上午刚从一个志愿者活动归来,又到了活跃在志愿者活动媒体前线的**,就像回家一样。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这是令我印象最深之处——王先生是个很可爱的人,对,就是这个词对味儿。

访谈前同事开玩笑说,今天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和另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谈话,而我的感觉是——我的坚持远比不上王先生的执着。在我看来,他是执着到有些执拗的人,但却不是偏执的那一种。重新听采访录音的时候,我深感自己遗漏了太多,没有完完全全展现尽他的精神。

我记得几个月前自己还是坚决不妥协地走着自己的路,而最近也渐渐磨圆了棱角接受眼前的现实,凡事求个安稳求个太平。以至于在看到王先生谈到梦想时竟然有了力不从心搭不上话的感觉,可是他字字句句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我又怎会这般讷于言了呢?四十岁的他,就像是个十四岁的初出茅庐的少年,拥有一身的活力;又确确实实积淀了一个不惑之年该有的沉稳和深邃,拥有满满的思想。我几次想在节目中为他的团队作更多的宣传,但是一不留神就被他的讲述带走了心思,全然忘记这是一个工作任务。

他的企业不挣钱,也很少拉到赞助,家里的经济来源只是妻子的一千多元工资和父母的养老金,孩子要升中学他开始为可能有的择校费忧虑,他不想借助商业的炒作抛头露面,他一个人骑三轮车一个点一个点收电池,他原来是个百万富翁现在却入不敷出,他不想靠浮夸只想踏踏实实地做些事,他说他有一个梦想就是看到废电池污染根治的那一天……

如果我说我写到这里,眼眶已经湿润,你信么?也许只有理想主义者才能理解和体会理想主义者的心思,采访结束,我的心反而更加沉重。

目前帮助他进展的多是一些公益机构和志愿者团队,没有正式的zhengfu部门保障他的利益,也没有更多的企业愿意投资和赞助这样一项没有多少经济利润的工程。谈话中,我得知,重视并赞助过他的企业是日本三洋公司——一家外国公司,一家来自特别重视环保的国家日本的公司。

我没有勇气和王先生谈更多的这条道路上的曲折和艰难,怕自己说过了火显露了年少轻狂,也不敢抱怨一些什么,哪怕是小小的一句:为什么上面不来管管?

做媒体的是传声筒,能铸就希望,但是往往我们都不能如愿地做这样一支传声筒,因为我们的棱角已经不如昨天尖锐,就算仍然保持着这份犀利并进行到底,我们终究还是躲不过那把叫做“上头”的刀。

我们时刻面临着头破血流,但是我希望并祝福我们能保护好自己勇敢地走下去,不管我们的梦想是大是小,我们都已经在路上,不管我们成不成功,我们终能无愧于心。

与尔共勉。

(完)

One Reply to “王自新专访·记者手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