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地专访·记者手记

寂地专访·记者手记

青檬网络电台《9909会客室》·寂地专访  /  记者&编辑  徐颖

之前我并不熟知这个女孩儿,她的名字是一个朋友在聊天中提到的,听说她的绘本有治愈人心的力量。忘记是怎样联系到她怎样和她说话,只记得,她的话语结束时,总会有笑脸模样的图案符号——寂地的笑容是看不见的情况下仍然能感受到的温暖。

我开玩笑说,和莎莎一起合作访谈的都是才女,像田原、像寂地,并且都是那样无法轻易形容的梦幻一样的女子。也不能说自己太过于执拗的总用官方的话语和嘉宾文字交流,毕竟要显得正式一些庄重一些,但寂地的亲切倒是让我紧绷的心弦略有放松。原先也以为寂地是一个偏静的人,也许不太健谈,因为在她的图画里,淡淡的忧伤和暖暖的文字总是占据了大半的记忆形象,而访谈那天在大厦底楼接她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又一次臆断了人的性格——她笑眯眯地从车上下来,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就像美院外出写生的学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今天的天真不错耶。”

她的脸上没有失去亲人后一蹶不振的痛苦;没有获得名誉后情不自禁的沾沾自喜;更没有把自己当做重磅嘉宾特级名人的自以为是。她会猛的一拍脑袋说早晨忘了喝咖啡能不能麻烦要一袋速溶咖啡;会一卸下大包包就立刻搬出电脑说你们看我去布拉格拍到了这样一只可爱的猫;会在进入直播间后好奇地看看身边的一切,在录音期间不时推推耳机调整调整坐姿、在录播的试音时候对着话筒说“我是四川人所以分不清平舌音和翘舌音请大家原谅”……

在录音时导播间里来了一位寂地的画迷,她告诉我:“寂地和我想的不一样,她真可爱。”我记得自己在写王自新访谈手记时也用“可爱”二字形容了王先生,请允许我再次使用这个词,来形容寂地吧!周敦颐云: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繁——可爱作“值得爱”解。我时常会为自己用这个词解释很久,说“可爱”是“值得爱”的意思,同时也可作“最可爱的人”那样的解读。寂地这样的人,就该是可爱来形容的。在她的身上你不仅能看到一个绘本作者、一个小说作者的独有情调,更能看到艺术在她身上所涵养出的一种精神和品性。寂地说,她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永远不要怜悯自己,那是卑鄙小人的行为。在做提纲的时候我特意强调了一点,就是我们要挖掘一个有意思的寂地形象,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儿形象。一般人其实看不出来,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已经经历了这样多的风雨和历练,她没有把生活的苦痛看得太重,而是将它们用自己的画笔揉碎成了向日葵,她的日子因此充满阳光,同时温暖了他人。

寂地的《MY WAY》系列的2、3、4册名字叫做:时间海洋、蓝色饼干、春暖花开。寂地说很多人看了这个以后认为她不会画眼睛鼻子和嘴巴,所以她一定要在画第五册的同时画一些别的来证明自己是会画眼睛鼻子和嘴巴的,听到这话时,导播间的我们都不自禁地笑起来——也许正是这样内心光明的女孩儿的笔下才能有那么广阔的时间海洋,有那样美丽的花开时节。

寂地用蓝色的画笔为我收藏的《MY WAY》画了扉页,捧在手心反复看,那就好像是她赠送的蓝色饼干,可以治愈我的心一般。

(完)

One Reply to “寂地专访·记者手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