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幸福感

卑微的幸福感

晚上在图书馆翻杂志,有个男生递来一张问卷——大学生幸福感调查。共20来个问题,主要集中在目前觉得幸不幸福,对未来是否有信心,目前幸福的来源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愉悦地填写着答卷,像是在审判自己的生活一般,带着莫名的自豪感和无比的崇高感给自己这瓶颈生活画上了满意的对勾。有一道题问得很细,列了10个幸福指标,爱情,家庭,学习,工作,生活,理想等等,用量表来度量你的幸福感。回头再看这题,竟然都填了“一般”及以上的选项,看来我平日里那么多的抱怨和悲愤,此刻都化作心太软的灰尘了。

其实抱怨和悲愤还是有,只是,用大众的眼光来看,这和自己的幸福感没有多少联系。你看,那些被强制拆迁的村民用自焚的方式抗议,这事儿让你有丝毫的不幸福感么?你看,那些打了疫苗染上了致命疾病的孩子还不知道明天是怎样,这事儿让你有丝毫的不幸福感么?你再看,鄂尔多斯把大片的防沙林铲了花10年功夫建了个高尔夫球场,这事儿让你有丝毫的不幸福感么?假如谈不上幸福不幸福,至少大多数人是无感吧。

对于这些大多媒体都在报道,每天充实眼耳的令人震惊唏嘘慨叹无语的消息和新闻,受众也只有暗地里骂上两句,或是吃饱饭乘个凉摇个扇子在麻将桌上口水一把,再来个什么黑幕或者小道消息于是这话题基本谈尽了。“你能做的真的很少,管好自己吧。”从小到大我们都是被这么教育的。于是,有关幸不幸福的问题,从来都不会涉及一个选项:他人的苦难。

他是你的亲人,你感到痛苦是天经地义;他是你的恋人,你感到痛苦是爱得深切;他是你的朋友,你感到痛苦是你够义气;他是你的不太熟悉的路人,你感到痛苦是你还有善心——如果他是与你十万八千里平生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呢?你感到痛苦,是你真的有良知。

在我的家乡大兴土木,为了一个博览会把地下挖空把地上翻搅,把公车改道把高架边上视线内的老旧房屋外墙粉刷做面子工程的时候,在遥远的穷乡僻壤小村小落,纯朴憨厚的老人把汽油浇在身上点燃,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争夺最后一点居住的希望。在一线二线好几线的城市七嘴八舌嚷嚷着房价会不会崩盘大学生是不是都要做房奴,蜗居会不会成为现实,另一个小村子里的一个女人,站在推土机前为了要个说法,结果被推倒进了土坑里生生活埋。在他们的生命如轻烟散去的时候,那些必须为事件负责的人依旧宝马香车、歌舞升平,他们的幸福感有减少吗?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呢,幸福感有减少吗?心安理得的做旁观者吗?

这社会里不是没有幸福感,是有太多卑微的幸福感,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在你的口中我的口中背诵了千遍万遍,考试靠它得了及格分,可是现实里最底层的那一个需求,很多人都没有能得到满足,那还谈什么自我价值实现?

媒体可以揭露和谴责任何不法行为,但不能代替法院去判决任何人。

媒体可以批评各种错误行为,但不能代替党政机关去处罚任何人。

媒体可以指导人们思想行动,但不能代替行政业务部门去指挥命令任何人。

你看,媒体多么的尴尬。

施拉姆:新闻学院所造就的学生将是整个大学中最适合理解和谈论他们所处的那个世界的学生。

你看,我又不是新闻学院的学生,还在这里拧巴,我也好尴尬。

刚才那张问卷的自豪的崇高的幸福感,在此刻,通通变成了卑微的修饰对象。

(完)

6 Replies to “卑微的幸福感”

  1. 我记得当初我在高中的时候,还和你一样,对很多事情不满,然后用笔泄愤出来。但没你这么犀利掷地有声一些。于是我羡慕鲁迅,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很清晰的用文字表达出来自己的情感。就像我,之前虽然有,可是现在在成人的过程里丢掉了很多该有的情绪。
    愿你永远可以有这样一颗敏感的心,愿你永远可以分明的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并且能够写下来与他人产生共鸣。
    你看,媒体虽然尴尬,可是毕竟她的声音比我们一般人的声音要大一些不是吗?
    你虽然尴尬,但是你的文字一样可以感染如我一样的人儿。
    要常写,有时间用来思考是好事,羡慕你着呢:)

    1. 哦!小白!!!!!你要感动死我啊~~~~~~~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激涕零!

    1. 嘿嘿,谢谢小白~话说,我还记得当时你让我把手记改得阳光一点然后我多么的郁闷……哈哈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