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

师恩难忘

毕业论文开题了。我自我博弈了好几回合最后在志愿表格里填上了傅老师的名字,随后的命运就交给主任。结果老天很眷顾我,真的让傅老师做了我的导师。

我带着一腔迷茫来到这个学校准备学会计,又阴差阳错地变成了营销系的学生,后鬼使神差地去了青檬当编辑,在发现专业成绩还不错的时候终于到了要毕业的年头。而这快四年的时间里,我和辅导员只讲过一句话,不知道班主任是谁,年级大会没参加过,科任老师一个都不认识——我真的度过了一个“无师”自通的大学时代。昨天去傅老师办公室听她讲计划,我去早了,她还在辅导四个大一的学生。后来她跟我说,今年大一已经分好专业,还安排了导师,这几个学生都很积极。我笑了,一半是苦的,因为这么好的事儿我没遇上。我大二的时候在电话里跟妈妈说我退学吧到现在专业还没分班主任都没有辅导员见不到专业老师谁都不露脸,我们学生算什么?这算什么大学?

其实我大三的时候有想过出国重读本科。

好在这都已经是过去的话了。非常欣慰从这个学期起,我能有机会真正体验学术的滋养和沉浸其中的陶醉。这一切都是因为遇到一个好老师。

这学期的专业课是傅老师上的,她给了我们几十份哈佛商业评论,每节课讨论一个案例,每个案例三十张A4纸。不过大部分人好像很怠慢,都拿要找工作要听宣讲会来搪塞,来给自己翘课的理由。相比之下,我好像没这么忙,所以我很愉悦地看案例,上课发言,和老师交流。很不明白那些怠慢的人,你们知道哈佛评论多么难弄么?你们知道多少钱一份么?甚至连班长课代表都课前嬉皮笑脸地去问傅老师,能不能提前走因为今天晚上有招聘会。老师不说什么的,老师只说希望大家都好。

傅老师看起来近六十,但昨天我才知道她儿子和我们一样大,在复旦念大四。昨天我们俩才知道,原来咱是老乡。原来阿拉都是上海宁。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她是英美文学硕士,营销学教授。老师说,你们年轻,能熬熬夜,能拼搏拼搏,就抓紧时间好好珍惜,我现在想奋斗身体也支撑不了——她其实没有看上去年龄那么大,她其实和我妈妈差不多大。

昨天讨论完选题,傅老师知道了我的一点小故事,比如为什么会到这个学校,之前在什么高中,为什么要考研。她说她对国内教育非常不看好,研究生教育和本科差不多。不过她知道我的想法后,也不反对了,只是说:看样子你有搞研究的潜质,那既然搞研究了就要读到博士。我当场晕厥……(此处用了夸张手法)……

今早我收到老师短信,让查查邮箱她发了资料。打开后,说实在我是呆住了一会儿,邮件时间是凌晨两点十五分,她陆续发了五封邮件,都是为帮助我拓展思路而找的资料。目前只是在选题确定阶段,傅老师所做的,可能是其他专业的老师两个月以后做的、甚至是永远不会做的事。系里给了5个时间段,傅老师把它分成10个,我们四个人只要按照她的计划表一步步做就行。而此时会计和财管专业的室友们,还在为选哪个导师伤脑筋,还在为那些专业一个导师带十个学生而伤脑筋。

照例早晨8点去了图书馆,看了一阵书后我还是很激动。夜里两点了,我们都睡了,傅老师还没睡。早晨我们有人还睡懒觉呢,她已经醒了。我跟妈妈说,我这四年没白读,哪怕前面病句语法问题一大堆,最后的结尾却是这么完美。傅老师和我们抱怨说,上头安排的时间一点都不科学,大量读文献起码要一个月,一个星期够看什么,我已经写信给教务处了,可是你们也知道,这基本没用……谁说教授都是敷衍的,我这儿就有一个还保有立场和个性的好教授。

这篇文章有点突然,写起来也没个章法,貌似有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感觉。嗯,很突然。

其实大二刚分专业那会儿我见过傅老师,她代表学系发言,欢迎我们的加入,那时候我也是第一次感到她的人格魅力,心想这专业还不赖,貌似挺值得期待,没想到这一期待就期待了两年。这学期上傅老师的课,看她一讲就是三个小时好几次喘气特别累,我都觉得很难受。我还是不能明白那些翘课和找工作找成神经病的人是怎么想的,系里为数不多的正教授的课就这么让你们不感兴趣?即便不感兴趣,那上课到场,也该是学生对老师最好的尊重吧。

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

一次是系主任提前半小时来给我们将论文开题的事儿,讲完后是傅老师的课,时间差不多时,系主任发现傅老师在门外,而她已经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了。教室里空位很多,推门进来坐下完全是再正常再合理不过的事儿了,但是傅老师没有,她站在门外等主任说完才进来。这之前傅老师是系主任,新主任比她年轻一些。那天傅老师给我名片的时候,还特地跟我说,现在主任不是我哦,这名片是老的。

还有一次,课间的时候,要签到。有同学懒得起身,就叫另外的同学一起签掉。傅老师看到了以后,一下子变得特别慷慨激昂,告诉我们,签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权力,别人没有资格为你完成这件事,你也没有资格让别人为你完成这件事。尔后她又说了自己在美国留学时发生的事,说到现在国人的一些怪现象,最后教导我们说:你们千万不要做这样的人,你们要时刻自己给自己尊严。那十分钟的下课时间前所未有地长,在教室的学生都认认真真地在听她讲,我从来没有见傅老师这么激动,这么掷地有声地陈述什么。她说那些的时候,我有一瞬间恍惚以为自己是在高中的课堂,讲话的那个人是张Q或是陈Y。原来我已经四年没有听到一个老师给学生传输德行的思想,原来我已经四年没有遇到,老师,了。

这些事情可能算不了什么,也许你们大家遇到得多的去了,我之所以写下来,不是靠理性,是靠感觉。因为这几天,论文开始后的这几天,我的心在经历好久都没有遇到的涟漪,那种因为遇到一个好老师而震颤的感觉。

10点的时候我把改过的选题邮给了傅老师,她说可能得明早看现在有别的事儿忙。我顺祝她晚安。

现在零点了,傅老师您在做什么呢?

(完)

One Reply to “师恩难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