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帖

纪念帖

昨天有个空闲时段,赶紧去福州路把缺的墨水和笔买了。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收获——淘到了几支上世纪80、90年代的好钢笔。成色极佳,但是由于是库存货,包装破损比较严重,不过更带沧桑感。

近些年用了许多欧美和日本产的钢笔,深深体会到他们对于工业设计的细致态度,能在小小的钢笔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很久前我一直用的一款英雄钢笔叫“关勒铭”,后来却突然怎么都买不到了。所以昨天能买到已经停产的关勒铭,心中甚是欣喜。而且更惊奇的是,我发现关勒铭其实就已经在做工上可以和国外的钢笔媲美。回来查资料,才知道关勒铭的管理人是以自己儿子的名字命名的这款笔,并且为了更好的运用工艺,特地前往日本学习制笔技术。但是最终关勒铭的历史还是终结了,我昨天在上海书城的英雄专柜上,看到一支和我手头的关勒铭一模一样的钢笔,但是笔头的图标已经换成了英雄的图案,而不是那个“关”字。

关勒铭+英雄+关勒铭金荣。

英雄对笔。圆珠笔油墨已干涸。

虽然外观都煞是精美,依旧留有光泽。但是写起来还是感到了“老古董”的吃力。灌上新买的绿墨水,一幅画还没画完就觉得手指特别湿润,一看,哎哟!!

可是这样子的漏墨在现在的钢笔里依旧存在,很普遍,国产笔的精细度还是不够高。

(我拍的时候找了好几个角度把手指上的茧“藏”起来,现在看还是没藏住啊……)

我觉得听别人说一个人字写得好并不是件值得欣喜的事,因为每个人的衡量标准不同,而自己总是想有更好的进步。但是最近我听Kelven的一句话觉得挺有道理的:看你的字我觉得写到我心里去了,很想哭。

也许是因为我大部分字都在写一些“小资情调”的好词好句,所以比较能触到什么。其实,是我功力不到家装不了那些老书法家的范儿,所以瞎涂鸦涂鸦卖弄卖弄小清新而已。不过至少还算有点自己的特色吧,不会是那种一说到书法,就让人联想到白胡子白头发白衬衫,袖口一卷毛笔一挥老花镜一摘,在周围人的叫好声中得到满足感的形象吧。

年轻人总要做点自己的东西,年轻就是最大的特色,当你是个独角兽,就不要去把角锯掉做被人称作“脱缰的野马”的怪兽了。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