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由同行 ——对话90届精英校友邹淳

与自由同行 ——对话90届精英校友邹淳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上海校友会·2013年免费午餐活动·邹淳专访   /  记者 徐颖

作为UIBE上海校友会副会长,邹淳师兄的低调性格在校友会是出了名的,而他所从事的投资行业更是我等外行人所难以明白的高深领域。所以此次得以与他面对面交谈,让我着实有一种与神秘人物会面的惊喜感。

邹师兄1986年进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贸英语专业学习,1990年毕业后进入了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工作,经过四年的历练后,他做出了对今后人生极其重要的决定——进入投资领域发展。从1994年起,到今天将近20年的时间,他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朝着自己想要的状态前行。

也许很多人有着和我一样的疑惑:一个学外贸英语的人,怎么能如此深入地了解一个新的行业并成为其中的佼佼者?邹师兄的回答简洁又干脆;不断地学习,有目标地学习。而他的目标源于他的人生信条:唯有财务独立,方能人格独立。于是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的他,选择了与长辈们不一样的道路:进入金融界。

1999年,伴随着网络股大潮,邹淳师兄也和朋友投资了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并出任CEO,最后由于国家创业板市场迟迟不开而最终在2003年又回到了投资领域,成为了完全自负盈亏的职业投资人,因为“交易让我最大限度地接近自由”。

2003年,他创立了日后中国期货界最著名的论坛:炒客论坛。作为坛主,他用网名“野鹤”来阐述着自己的投资观和人生观,2003--2007年期间发表的一系列野鹤道场文章帮助很多人走上了成功之路。

但凡和有所成的人交谈,我都会问一个同样的问题:一路是否有过不去的坎,面对不了的挫折。虽然深知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也不会有被采访者今日的成功,但还是不能免俗地希望从成功人士过去的困难中找寻励志的闪光点。可是邹淳师兄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让我决心将此问题永远地挪出采访提纲范围。他说:“要说我遇到过什么挫折,我觉得弯路肯定是有的,但是回头看这些都不算事儿,而且你也不要去过分相信所谓的成功人士的故事,因为他们成功背后的故事往往不能为他人言。我们要学会吸取失败的教训,而不要只关注人家怎样成功。”随后他给出了面对挫折最好的办法——做自己喜欢的事。说到这里我们都笑了,我说:“那肯定会有不少年轻人会跟您求助,不喜欢当下的工作该怎么办?”邹师兄毫不迟疑地回答:“赶紧辞职。”

这时候我真的非常羡慕他的状态:拥有财务自由,可以选择不做自己不喜欢的事。随后他也及时补充道,这种自信和自由并不是很快就能得到的,而是要随着资历和时间慢慢积累,特别是身在职场、有牵绊的人,最开始必须要屈从社会规则,但千万不能失去本心,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原则,久而久之便会在点滴进步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切不可急于求成。

按照“免费午餐”的一贯采访套路,人物专访是要将主讲人的履历介绍得一清二楚,展现他不同时段的状态,介绍他在专业领域的事业成就。而面对邹淳师兄,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才能将这些俗气的问题问得高雅又得体。因为他缓慢又柔和的讲述里,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隐形力量,这股力量把他所有的成就都糅合在一起,用低调和谦逊的个性将“淡定”二字描摹得淋漓尽致。于是我也便大胆地抛开了那些条框束缚,专心感受他对与人生的领悟。

邹师兄说他觉得一个人追逐任何理想,首先是得做自己喜欢的事,同时不要失去对新事物的好奇心,最重要的是要学会认识自己——在研究如何做投资前,要先学会研究自己。邹师兄甫入金融界时,最先做的事是找出自己异于别人的地方,找出自己适合什么样的交易方式。在投资界,有的人一年就专注个三四次便能大获全胜,有的人靠一天做上百单交易来实现积累,这些都关乎是否选择了适合自己的方式。所以邹师兄对于成功道路的方法总结,就是:找到一个能够把自己的长处展现出来的合适的舞台,然后一辈子专注一件事,成为专家和大师,就够了。

在将近20年的投机生涯中,邹淳几乎用遍了所有的交易方法:短线、长线、基本面、技术面几乎都进行过深入的研究,最后浓缩到了现在只交易期权,因为金融投机是所有经济活动的最高表现形式,而期权正是金融投机之冠上的明珠。

整个谈话过程里,我心里一直不断地喷薄出强烈地钦佩之情,我想,所谓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应该就是这样的吧。那些我们大多数人为之纠结的选择、旁人的目光、关系网的压力,在邹师兄眼里都如浮云般轻易就可推走,因为他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追求着自己的自由梦想,“我喜欢投机这个行业,它带来的金钱可以让我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摆脱一切束缚。”

说到兴趣爱好,才得知他喜欢赛车,甚至专门考取了赛车驾照,喜欢古典音乐、旅行和美食,曾经疯狂迷恋高尔夫,以至于在上海买了家18洞的球场,而因为实在不喜欢管理企业,又在去年把自己所有企业都清盘,彻底成为了“孤家寡人”,决心下半辈子专心做一只闲云野鹤。

我们还聊到了宗教和信仰、哲学与人生。直到在最后我才恍然大悟:我所生搬硬套的“精神”二字,根本不是值得解释的东西,因为师兄从来不去刻意在乎这些,只是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学习能涵养心灵的知识,成为负责任的、勇于接近自由的人。

原本这次的采访是定于昨日(3月12日),师兄临时通知说有事,改在今日。而今天我才知道,他突然想起来昨天是他和太太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所以不得不推迟了采访。而这“突然想起”不是因为健忘,而是因为“我根本不在乎这些节日不节日的,因为我们把每天都当作纪念日来过,就不在乎哪天是要庆祝。”这时候他还举了美国作家桑德斯经历“生死五分钟”的例子,表达自己对于生活的态度:每天都要好好过,才会在死前没有遗憾。

采访结束后整理资料时,回想刚才的谈话,不禁觉得:这哪是在和金融界骄子对话啊,分明是大哲学家啊!顿时脑海里闪过一句话,特别适合用在邹师兄身上:我梦寐以求,是真爱与自由。

这样的人生,怎叫人不由衷羡慕!

One Reply to “与自由同行 ——对话90届精英校友邹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