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之必要

老派之必要

今天翻开日记本,发现上一篇是去年年底写的——我居然半年没有写日记了。这半年的快节奏,让我无暇顾及那些涌上来的感慨,无暇把它们在脑海里回放一遍或者是用笔写下来留作纪念。零星的博客文章也多少有些“给别人看”的意味,难以保留最简单的陈述——禁不住要添油加醋揉捏出一些华丽的辞藻。

可是生活哪有那么完美。

我继续翻着这本日记,它从2010年4月开始使用,到今天时间已跨出三年,它被使用了正好一半的页码。合上日记,我回想这三年的旅程,心头闪现的不过就是那么几个词,而我居然在当时写下的抱怨或者自勉,可以凑成半本日记那么厚。原来人生也和读书一样,先有薄书读厚的开始,后有厚书读薄的过程,读完这本书甚至读懂这本书时,便可以用几句话和几个词确切描述中心思想了。

我的职业让我与写作这件事渐行渐远,虽然我极力在维持与它的关系,终免不了困苦和无奈。也因为接触越来越多的现实,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要想,便不再会如愤青般稚嫩地针砭时弊。看到报纸杂志里的时评文章越来越有按照统一模板复刻出来的感觉,愈发不想写了。

我爸看我的博客,觉得我长句太多,主题太单一,反复劝我说要把眼光放大,把自己置身事外才能写到环境的变化。而我的的确确已经变成一个很俗气的人,早没有了那些不着边际的、寒酸文人的、所谓的形而上之感。因为日子越过越清晰,你想要的生活、你想要的人、你想要的状态,都越来越具体,所以就专心致志去追求这些,不要把自己折腾得像个年幼的独角兽,横冲直撞,不着边际。于是我不可免俗地渐渐从我的角度出发去谈一些事,去写一些东西——当然,这也是基于一种自信,我自信我的价值观和文笔对得起小众。

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实质也就是我开始写我自己。也许我要学习更多的写作手法,把“自己”用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表达出来,不像现在这么赤裸裸。或许成年的独角兽会如此保护自己,保护好自己的棱角,也迎合外界的变化。这也许就是“聪明”和“智慧”的区别。

这没有时间写日记的半年,我完成了自我认知上最大的跨越。认识自己是谁,认可自己是谁,学会表达真实的自己,学会以真实的自己生活,这些我困扰已久的问题得以一一解开。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爱我自己,爱我自己的容貌与能力,爱我的与众不同。“爱自己”这一课我在爱别人和被别人爱的时候都没能认真学会,现在学会后,发现只有懂得爱自己,才能更好地爱他人。因为爱自己所以你是个自信的人,所以你可以用强者的面貌抵抗环境的压力,你才可以铸就一方空间,给你在乎的人安全的港湾。

取这么个题目,是因为我有时被自己苍老无力的文字吓到。这文字不是矫揉造作的产物,而是我真实自然的表露,作为一个心理年龄比实际大十岁的青年人,我常为自己这类老派的心态纠结捉急。然而我终也接受了我自己,在这个电子时代,迎合它的潮流但保有原则地老派地生活,何其珍贵——当大多数人用微博获得信息时,我坚持用报纸杂志作为可靠信源;当大多数人抛弃博客去用微信公众平台,我坚持写博客保持我自由独立的见解;大多数人用数码设备掌控生活,我坚持用纸和笔规划日程;大多数人开始谈一些富有表现欲的恋爱,我还坚持要用老派的方式约会,面对面或者是散一段很长很长的步,不带一丝虚情假意地,与你自在谈天。

趁我还能写点东西,我得多写一些。也许写着写着,一切就不一样了呢。

4 Replies to “老派之必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