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7

与乐同在

与乐同在

最近看了个电视剧《急诊科医生》,老感觉里面的角色王子桥很眼熟。今天查了演员名单才反应过来是徐乐同,是青檬电台鼎盛时期的当家主持人。不过当时做着幕后的我并没有与他接触很多。

和晓白发了微信,说起这事儿,勾起了不少回忆。转眼十年了,如果说我青春年华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事儿的话,60%是在青檬的经历,而论起梦想,它就是100%。记得那时候的每一个同事,记得每一期熬夜做出来的节目,记得奥运会那年采访的每一个幕后英雄。唯独忘记了梦想的重量,回沪后的这些年,梦想都褪色一点点,直到自己创业,奔起了和原先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个计划,便彻彻底底把媒体梦尘封起来了。有时候也觉得幸运,庆幸没有再和新闻学纠结下去,这年头传统媒体难做,因为人人都是自媒介了,而我又是那么守旧充满专业洁癖的人,不沾这个边便彻底不会因为它的褪色而伤心。

晓白如今专注配音,平时在家带孩子,其他人各奔东西,进入娱乐圈的不少,总之各有各的红火。埋头这么多年飞快地走着,猛一抬头发现曾经的伙伴们都过得非常好,这感觉也挺棒的。茫茫人海,能因为共同的理想爱好聚在一起工作过一阵,碰出很精彩的故事,那就够了吧。

徐乐同当时给自己设定的slogan是“与乐同在”,随手翻了一些他现在网络信息,这个口号还在用着。

真好。

谢谢

谢谢

忙过了疯狂的双十一,今天得空整理一下小仓,理到书架的时候,看到前阵子刚跑步时买的顶级跑者Lizzy写的《跑者》便坐下来翻看,没想到一翻就完全投入地读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本意是在整理东西,不过还是继续看下去了。那一刻的感受,嗨,真不是矫情,是真的很安宁啊。多久没有这样的下午了,小仓库通风不佳,每次待久一些就会提前打开空气净化器,弱弱的微风,周围满是大小箱子,而我只需要这一个椅子和这一本书,就似乎拥有了全世界。

在开篇Lizzy写道:“能带我深入内心的方法不总是跑步,跑步也可能从来不是能带你深入内心的方式。但重要的是,你必须找到一种方式,可以让你一直探索,一直体验,一直追求,一直分享,一直生存。不管是什么,它都能让我们充分享受当下的每时每刻,并全然相信,世界就在我们面前,充满了无尽的可能。”如今我也的确更能体会这个感受,在年中最受抑郁症困扰的时候,绝望到没有办法,恰好朋友建立了一个跑步群,我便报名参加进去,每周跟着大家一起打卡,从最初的三公里磕磕绊绊跑到现在,短短半年完成了人生第一个十公里比赛、第一个半程马拉松。虽然学生时代的短跑训练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是向来耐力不佳的我挑战长跑依然是个令自己都怀疑的行为。好在都坚持下来了。跑出了很多感悟,跑出了很多自信,终于有勇气结束历时四年多但是令自己力不从心的关系,终于有勇气扯下过去自己虚荣的外衣,放下那些莫名奇妙的清高,有勇气改善自己不良的脾气,更加宽容大度地对待身边的人。跑步给我了我健康的心态,扎扎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积累下的里程是让人看得见的努力,没有比这更好的解药了。

妈妈的鼻炎手术很成功,体质优良的她短短四天就完全恢复起来,在我的影响下,她也开始了长跑锻炼。有时早晨起来没见着她,却会在公园跑步时与她偶遇。在背后我悄悄地靠近她想给她惊喜,而她却能在我距离她两米左右时就回头发现我——“脚步声我太熟悉啦!”。

明年应该会去跑全程马拉松了。希望越跑越开心。

心里面很多感动,今天打开电脑准备写这篇的时候,看到上一篇的留言,非常温暖。谢谢你们,如今我的生活窄到只有我自己,而你们还因为我这些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而受到鼓舞,这是网络时代最美好的浪漫了。在你们经历人生各种关键阶段时,我的拙文起到了那么微弱的一点作用,而善良的你们把它看待得那么重要,是我之荣幸。或许有些早期网友,比我自己都记得清楚写过些什么、删掉过哪几篇东西,什么时候低迷,什么时候沉寂。文风矫揉造作,顾影自怜的时候有,针砭时弊不吐不快的时候也有。你们都不嫌弃地看下来了,不说声谢谢怎么好意思,哈:)

祝你们都好,祝你们活得潇洒,活得怡然自得,生活很苦,但是不难。身体永远年轻很难,但我们能在看清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泪盈眶地热爱生活。这才是最平凡又伟大的英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