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日省吾身

【这里是我对自我管理的阶段性总结,以及快乐或者悲伤的碎碎念。】

师恩难忘

师恩难忘

毕业论文开题了。我自我博弈了好几回合最后在志愿表格里填上了傅老师的名字,随后的命运就交给主任。结果老天很眷顾我,真的让傅老师做了我的导师。

我带着一腔迷茫来到这个学校准备学会计,又阴差阳错地变成了营销系的学生,后鬼使神差地去了青檬当编辑,在发现专业成绩还不错的时候终于到了要毕业的年头。

Read More Read More

我没什么大梦想,但我不想和别人活得一样

我没什么大梦想,但我不想和别人活得一样

晚上突然接到女人的电话,被约去吃夜宵——如今要见到女人实在是件难事,要在她那满满的档期里求饭局,实属不易。

大家习惯叫她MM,不过自打我认识她,就一直叫她女人,和称呼名字一样,干脆,明白。女人如今是当红平模,刚从三星手机片场归来,明天又飞去安徽卫视录节目。

女人刚开始的时候是个舞者,在学校的各大小舞台上挥洒自如。但也因此,一些人对她的印象,总停留在浓妆艳抹、成熟有风韵之类的半褒不贬模棱两可的评价上。比起深层的了解,更多人乐于讨论她旁人眼里“过火”的着装,或者其他花边的内容。这种氛围的格调,很像小时候家长们在讨论一个小孩子这里那里,然后教育自己的小孩子不要这样那样。女人是我众朋友里最有个性的一个。

Read More Read More

卑微的幸福感

卑微的幸福感

晚上在图书馆翻杂志,有个男生递来一张问卷——大学生幸福感调查。共20来个问题,主要集中在目前觉得幸不幸福,对未来是否有信心,目前幸福的来源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愉悦地填写着答卷,像是在审判自己的生活一般,带着莫名的自豪感和无比的崇高感给自己这瓶颈生活画上了满意的对勾。有一道题问得很细,列了10个幸福指标,爱情,家庭,学习,工作,生活,理想等等,用量表来度量你的幸福感。回头再看这题,竟然都填了“一般”及以上的选项,看来我平日里那么多的抱怨和悲愤,此刻都化作心太软的灰尘了。

其实抱怨和悲愤还是有,只是,用大众的眼光来看,这和自己的幸福感没有多少联系。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