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今天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吃了一顿晚餐,聊了近三小时从冷盘吃到正餐吃到甜点都不觉累,就好像昨天还是坐在一张桌子后上课开小差的小伙伴,丝毫不陌生。 吃完之后我说:“谢谢啦,这么破费。”他一摆手:“谢啥啊,我该谢你。”于是席间他的那句话成为我到此刻仍无法忘记的感动:“那时候我是旁听生,成绩那么差,老师说我笨,被骂成猪头自卑惯了,同学的眼光我都感受得到,但你还是跟我讲话,没把我看成异类,带我一起玩,还分享好吃的。特别感谢你。”

退化

退化

良多感慨的时候翻看以前的博文,如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掠过。如同很多新认识的人对我的认知差不多,以为我挺爱看书的挺爱写字的挺爱写文章的。 但其实我越来越少做这些,也越来越偏离我曾设想的业余发展轨道。高中的时候觉得大学一定不会荒废一定要把为了应付高考而减少的读书时间都补回来,大学的时候觉得毕业了一定不能被工作所困必须坚持自己所喜欢的事做下去,现在看看,只有“呵呵”二字。

七年那么长怎么能随随便便过

七年那么长怎么能随随便便过

在搜狐视频看了一部叫做《21 up America》的纪录片,是《7 up》的系列之一。豆瓣对此系列的介绍如下:“本迈克尔·艾普特在1964年为英国BBC电视台拍摄了记录片《7 Up》,采访来自英国不同阶层的十四个七岁的小孩子,他们有的来自孤儿院有的是上层社会的小孩。此后每隔七年,艾普特都会重新采访当年的这些孩子,倾听他们的梦想,畅谈他们的生活。人生的轮回从这十四个七岁的孩子真实生活开始,他们天真无邪的脸上写满对生活的憧憬和渴望。‘七岁看老’,在这童言无忌的问与答中,人生七年又七年,震撼上演。 ”

2013,我很快乐

2013,我很快乐

前几周和多年未见的朋友聚餐,他们诉说着各自对现状的不满,希望从我这里找寻一下正能量,又听闻我年头从抑郁的状态走出,他们更是好奇有没有什么秘笈。一时间,我语塞。方才发现回头去看那些跌宕起伏的情节,要找出个因果关系是有多难。于是我从“万用理由”中找出了一条:爱一个能给你正能量的人吧。然后抿了一口酒,继续埋头吃饭。

Kindle,让阅读更美好(2)

Kindle,让阅读更美好(2)

我又一次写到了Kindle,应该有很多人熟悉这个题目。写上一篇的时候,用Kindle还是小众的行为,豆瓣的Kindle小组只有三千人,帖子里没有那么多商家或者代购或者拼单等等的讨论,只是很单纯地有一些测评和书籍资源共享。 那台陪伴我三年整的Kindle 3(现在名叫Kindle Keyboard)今天正式退役。它仍然运转得很好,只是偶尔会有残影。但翻页速度、固件的版本以及其他的各项功能就比不上最新的KPW了。所以我买了个新的KPW。

Wentworth Miller在西雅图HRC的演讲【听录原文】

Wentworth Miller在西雅图HRC的演讲【听录原文】

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学们都热衷看一部叫做《越狱》的美剧,讲述的是兄弟两人中的哥哥被关进监狱后,弟弟为了营救哥哥而将监狱的地形图用纹身的方式纹在整个后背,尔后在营救过程里上演的一系列故事。 饰演弟弟的男主名叫Wentworth Miller,他在2011年息影后于2012年加入了一个人权组织,在今年8月,他拒绝了俄罗斯圣彼得堡电影节的邀请——因为俄罗斯对LGBT人士的迫害和不友好,同时Miller借此机会向公众“出柜”。9月6日,Miller在西雅图人权战线HRC上进行了一个十分钟时长的演讲,讲述了他一路走来如何挣扎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