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那么一天

会有那么一天

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台北到淡水”民谣演唱会  /  特约撰稿 徐颖 这不是我听的第一次现场,但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场听小娟。 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深夜独自行走在东三环的街头,听者商店卷帘门拉下的哗啦声,看着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归去,撞见白天穿着盔甲夜晚放开包袱的两个男孩子深情的挽着手臂前行,还能瞥见在路边摆摊儿的小贩们整理起自己的一家一档。路过一间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第二天的早点,却在出门后遇到一个被深深夜色埋没了身影的乞讨的老人,弯腰把刚买的面包递给她,“吃点儿东西吧”——我没有能力帮你更多,但我可以帮你吃上一顿饱饭。

卑微的幸福感

卑微的幸福感

晚上在图书馆翻杂志,有个男生递来一张问卷——大学生幸福感调查。共20来个问题,主要集中在目前觉得幸不幸福,对未来是否有信心,目前幸福的来源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愉悦地填写着答卷,像是在审判自己的生活一般,带着莫名的自豪感和无比的崇高感给自己这瓶颈生活画上了满意的对勾。有一道题问得很细,列了10个幸福指标,爱情,家庭,学习,工作,生活,理想等等,用量表来度量你的幸福感。回头再看这题,竟然都填了“一般”及以上的选项,看来我平日里那么多的抱怨和悲愤,此刻都化作心太软的灰尘了。 其实抱怨和悲愤还是有,只是,用大众的眼光来看,这和自己的幸福感没有多少联系。

我评2009上海高考作文题

我评2009上海高考作文题

此文在语文考试进行时同时间写下,故确切作文题尚不知,坊间流传有两个版本。 版本一:金融风暴下的我 此题乍看令人无语。首先出命题作文延续了上海近几年高考的作文命题风格,且为10字以下,估计为考试院保守派人物定夺之。其次,标题所给大背景为金融风暴,从语文教学角度来看此题偏离教学正轨,语文一要教会人写字说话,二要重视陶冶人的心灵,无数课文和诗词教导我们,要视金钱如粪土要视名利如身外之物,又怎可将钱不钱的东西摆上卷面供人日光下为之撰美文?其后,主语为“我”,又增添一大麻烦,敢问10万考生有几人是懂得金融风暴前因后果的呢?再问哪一门功课教会学生分析金融财经现象的呢?好了,那只有一个角度可以去写,那就是:金融风暴下的我镇定自若,不为外力所改变,保持自己的积极生活态度,向美好的未来勇敢地前进,我相信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