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一下吧,笑好累啊。”

这几天各大头条又被艺人抑郁症自杀的消息覆盖,每次到这种时候,朋友圈总是一片“热闹”,似乎人人都是死者的朋友、粉丝,而这之前我从未见他们发过任何一条关于她的消息。

2017年,我的大学球队队友因抑郁症困扰,最终服安眠药自杀。得到消息的那一个凌晨我恰好还没有休息,恰好听着中岛美嘉的歌《也曾想过一了百了》,朋友们不约而同发来的话是:“你可要好好的不要学她啊。”然后我就难以克制地崩溃地哭出了声。其实我看起来比她内向很多,所以大家更担心我而不会想到那么开朗的她会选择这个方式。或许是因为我更难以掩藏情绪,所以主观上更会寻求外界帮助,反而安全很多。

其实这些年我已经适应了这条“黑狗”,就如感冒一样,偶尔会窜出来扰乱一下精神,从最初的无措到现在的适应,我已经习惯了有它的生活。近期就医的结果还算乐观,医生说我的自我调节能力好,不至于称之为疾病,得保持住这个战胜它的决心继续调节下去,睡眠障碍严重时可以用助眠药。

曾经我在知乎回答过一个问题“你觉得最孤独的时候是什么?”我的答案是“告诉身边人你得了抑郁症,他们说你矫情你装逼你赶时髦。”这不是一个搬运来博眼球的段子,这是我切肤之痛的亲身体会。我没有和家人详述这个感受,也少有朋友能明白我所说的话,因为我害怕他们的不理解甚至疏远的态度给我带来更大的无助感。就像我此刻默默地来这里写下一篇东西,而不是在朋友圈转发新闻配上一大段自己的体会——没有人会感同身受,多的只有看戏的心态罢了。

每一个因为抑郁症离世的名人,都在死了之后才获得更大的关注,突然全世界都开始爱TA,突然所有人都开始翻阅TA的人生,然后过个一阵子,这件事就随风而逝仿佛从没有发生,这何尝不是一种讽刺。物欲横流的社会、无底线的娱乐至死的年代、口无遮拦的网络暴力、快节奏无内涵的生活,都一点点吞噬着现代人的精神世界。我们没有耐心看一篇长文章,也没有能力独立思辨判断身处的世界,一切都变得暴虐且慌张。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我不得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没有后退键的人生,容不得一点点梨花带雨的顾影自怜。

带着枷锁跳舞的人,哭一下吧,笑好累啊。

《“哭一下吧,笑好累啊。”》有2个想法

  1. 生活是自己的,别人都是看客,说说笑笑当作茶余饭聊天话题而已,所以还是放宽心,好好过才行,不给自己添堵。

  2. 一切都始于偏见和不了解。我也是内向敏感,一度认为自己有心理疾病,只不过没有诊断过。后来我换了环境,努力改变自己,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我开始当众讲话开玩笑,开始找到了些自信,开始爱笑了。
    前阵子某天又陷入了消极焦躁厌世的状态,但是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这种状态好久了,那一刻真的非常开心。网络、民众那些社会问题我也一直在关心,不过已经习惯了,没有你这篇文章那么悲观。
    我写下这段评论是想告诉你,人性一直都那样,不过也会有人感同身受的。请一定多看那些善意的,温柔的。
    这也给了我一些思路,关于某个一直在思考的哲学问题。我想立志多去传播这种积极温暖的声音,对抗愚昧暴力的声音。虽然教化万民是圣人的事,但是我也想找到自己的意义。
    种子发芽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