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12月

胡凯专访·记者手记

青檬网络电台2008年度盛典·“眼镜飞人”胡凯专访  /  记者 徐颖

胡凯是被采访者里最让我眼前一亮的——健谈,自然,平易近人,以至于到采访结束我顿感莫大的遗憾——该更放松些,把它当做一次聊天,而不是老套路的采访。

我记得很清楚,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于体育特长生的,这个在不少人眼里略微看轻的身份,而整个访谈中胡凯所表现出来的思想深度和精神气度足以把这些偏见回击得彻彻底底。

被问到和清华的感情时,他的眼里充满着一种学子对于母校的深深眷恋;被问到和体育结缘至今的感受时,他微微一笑,轻松的口吻让人想不到训练的苦,而 是投身于一个职业的享受和热爱;被问到自己肩上担负的责任时,他虽一再强调人人都爱自己的国家,他只是有了机会展现,可神情里充满着的那种昂扬的民族气节 早就刻画了一个热血男儿样的胡凯。他说话的时候很专心,很投入,以至瞬间会被他整个人吸引而漏听他所说的话,旁观者若是不在意,一定不会把他和那个拥有那 么多荣誉和国家责任的百米飞人联系起来,一定只是觉得,这个瘦瘦的书生,倒是真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倒是真有一股子青年人的朝气。

“胡凯也是八零后”,自言自语这句话很多遍,像是拿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去反驳那许多的评论者:看,我们八零后的精英!回想自己刚刚有了“八零后”意 识的年头,正值青春小说开始风靡的时候,八零后写手如雨后春笋般一片片地出现,文风不严肃,用词古怪,思想深度不够等等的批评不绝于耳,自己也曾“鄙视” 过这样的文字,紧紧拿着经典读了一遍又一遍,好像要把自己从八零后的框架里拔出来,要告诉别人自己是多么的“非八零后”。后来才认识到,每个时代都有自己 的个性,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姿态,就像七十年代生人之于六十年代,八十年代的我们也有自己的立场。纵使发型再怪异强调再不顺眼,对待事情的看法和长辈 有再多的不相合,关键时刻的我们还是那一个个拥有者中华血统、充满着民族自尊的中国人。

零八年时八零后遭到的诟病达到了极致,在人们还没有回过神喘口气的时候,一场场的灾难降临在我们的土地上,瞬时间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一切的争论都 停止了,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拯救我们的同胞。所有人都带上了一样的信念,所有人都把国旗的颜色染在心里,待我们如今回头再看,你瞧,那么多那么多的奋 战在救灾一线的人,都叫八零后。

就像胡凯说的那样,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国家,只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表现,我想,八零后的特别也许是因为开放后的时代烙印比较强,可是那些最基本的品 质和代代相传的行为准则依旧在八零后的心中不会倒塌。我们哈韩哈日但是我们没有忘记历史的耻辱,我们穿阿迪达斯脚蹬耐克但是我们依旧高调支持国货,我们周 游世界买法国的香水美国的汉堡,但是我们面对不公平的商业环境毅然选择了抗议。我们很难让人懂,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龙的传人。

略微算了一下,年底的大部分工作都和八零后沾边,活动的主题策划也不免考虑到这个,如果要评选零八年的关键词的话,“八零后”应该榜上有名。每一个 焦点热点都能引发一阵大讨论或是一个大思考,八零后经过了零八年的考验,定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下一次再经受舆论的拷问时,我们会从容地拥有我们自己 的姿态。

王璁专访·记者手记

青檬网络电台2008年度盛典·街头篮球领军人物王璁专访   /  记者 徐颖

和胡凯相比,王璁更孩子气一些。他毫不拘谨地吃着爆米花和我们聊天,采访准备时不停地对着摄像机整理着头发,给人感觉像邻家大男孩儿,又像学校里很 耀眼的一个潮流范儿。穿着大大的卫衣和肥肥的嘻哈裤子,一身标准街球打扮的他,阳光且自信。回答问题的时候不紧不慢地,并不见许多运动员所拥有的暴躁脾 气,偶尔他很极力地想表达时,那一定是说到他最爱的篮球。

王璁是个用脑子打球的人,篮球之于他,不仅仅是一项运动一个爱好,更是一个梦想一个事业。我原先 以为,像他这样高大帅气的篮球小伙子一定是冲着人气和观众的尖叫而打球的,事实是我轻言了,王璁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我觉得不能因为觉得街球很炫、很 有人气,就去追求它,一定要去爱这项运动,这个千万不要走错,街球它还是一项运动,还是需要力争上游的这种精神。听王璁说他对体育对篮球的理解,会让我联 想到几天前胡凯说田径对于他的意义,归根结底就是一点,他们都是带着真正的热忱去从事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并且有着坚持下去的信念。

准备采访提纲的时候,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就是想问一下被访者,在坚持梦想的道路上是不是快乐的。这也是我一直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很多时候 会很沮丧——既然痛苦很多,又为什么要执拗地不放弃。听到胡凯和王璁的坚定的“快乐”两字时,就像孤单旅途中遇到同行者一般欣喜若狂。若是此处要扯到八零 后身上,那一定是因为许多人都发现八零后很爱谈梦想,比前几辈的人都更多地说起这个词语。我们不再简单地如父母那代人一样愿想吃饱穿暖有稳定的家庭生活, 更多地开始关注自身的发展和梦想的实现,小时候大人们问我们长大了想要做什么,我们说要做科学家医生老师国家主席参赞大使……后来我们回答说梦想是有一个 自己的小屋子窗子打开能有阳光照进来……有人说人越大活得越简单,与其说这是对最初梦想的渐渐放弃,不如说是追求的过程美丽得让人不去在乎结果如何。我们 八零后是举着右手握着拳头,誓言说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一代,当年写不来作文却会说“时刻准备着”的我们如今已经逐渐扛起了时代的大旗,第一代独生子女有 的也已为人父母,更多的从大学走入社会走向祖国的建设岗位,以前马路上爸爸一样年纪的警察叔叔都成了隔壁邻居家男孩样的警察哥哥,以前商店里盘着头发穿着 工作服的售货员阿姨已经成了年轻时尚的美女姐姐——不管我们的梦想是大是小,我们都已经在路上。

“有梦想的人才能成功”,伴着这样的教导我们走过了很多年,面对着日渐浮躁的社会和越发功利的心态,我们彷徨过疑虑过挣扎过泄气过,最后我们妥协或 者隐忍地继续走下去。很多人说八零后不踏实,总是好高骛远眼高手低,我想,这应该是让我们反省并且改进的。有梦想说了不算数,要做了才是真英雄。就像王璁 那样,用华丽的姿态烙上八零后蓬勃向上的印记,紧随时代又不失传统好品质。

愿灾难、痛苦、不和谐止于零八年,愿和平、生机、八零后的成长始于零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