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件小事

Jun 5, 2016 | | 4 comments

今天包裹比较多,于是陪我们的快递师傅先下一趟楼送些下去。熟悉的流程,如往常一样。周末货梯停用,只留两个客梯,当然也是可以送货下去的。

电梯门开后,里面三男一女,见到我们的平板车以及大包的货物,那个女人立刻大喊道:“不许进来,这不可以进来!”我当然不会理会,上前走到前方帮师傅一起把推车弄进去,那个女的依旧不依不饶:“你们怎么这样,这是货梯还是人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快递师傅,嘴里连珠炮似的不饶人。我非常淡定地用上海话回应:“不好意思,今天货梯没有开。”当然,带着一些轻松微笑的表情,毕竟即使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这种情况下我依旧会先和大家打个招呼以便互相理解,并提醒大家注意脚下,这是我一贯的做法。

关于那些很像毛笔字的钢笔字

May 12, 2016 | | 2 comments

前几周和朱静怡聊起现在年轻人的钢笔字,有了新的共识。

现在有一些非常像毛笔小楷的硬笔书法作品,笔画的粗细变化像极了用小楷笔写出来的效果,乍一看的确让人称奇。又听说这些作品都是中性笔写就,与钢笔沾不上关系,更加好奇是如何实现的。于是在网友的指引下看了几个当下较有名气的书写者录的视频,结局是打破了这种美妙的憧憬。

爱一个能让你大笑的人吧

May 9, 2016 | | 1 comment

N一直想要一个HOBO手账的原版包装盒,没错,就是那种纸质的飞机盒而已,最近正好在HOBO官网买了一些本子,发的国际EMS所以成功获得了一只绿色的原版纸箱。到手后发现只有一个角有轻微磕碰,其他如新。她知道后很开心,今天我把盒子给她了,没想到她欢乐地拎着盒子过地铁闸机口时,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卡,住,了……我回头看到她站在那里拨弄着被轧机栏卡得死死的纸盒,瞬间笑点破裂,在一边笑出声,久久不能自已。笑完后我伸手暴力地把盒子拖出来,最终就是盒子背面中央有了一个很深的凹痕。然后她也笑起来了,一边要捏我一遍憋笑喃喃道:都你啦!你看这里有个坑!

三年了

Mar 18, 2016 | | 8 comments

写这篇东西前我又习惯性地把关注的博客都看了一遍,和上一周一样,没有更新。大概像我这样保持着看博客的习惯,而且是直接输入网址浏览网页的非RSS读者已经不多了。之前在微博上说打开熟悉的博客却发现一个个都暂停更新真的很伤心,网友留言:现在微博可以发长文章了也挺不错的。可是,你们不了解的,是我们这些做独立博客的人——说是洁癖也好,或者称为坚持也可,总之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无法舍弃的偏执。

辞职一年,是为记

Aug 10, 2015 | | 3 comments

差不多也是一年没有写博客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坚持写一辈子的博客,在碎片化阅读、快餐式写作的时代我一定要坚持写独立博客,可是渐渐我的思维越来越局限,局限于由我日常工作内容为核心而展开的小范围,局限于在此之外我必须要用平常心面对的生活琐事、家长里短。我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个如风少年能做的潇洒的事,我仍然是个文思泉涌的人可是我已经下笔无神。很多时候只是涌出来,自己沉浸地想一想,然后起身去做下一件事。几个月都没有碰那台用来写东西的电脑了,回家累得恨不得倒头就睡,书也在一边积灰。

来自远方的音符

Nov 22, 2014 | | 4 comments

上个月的今天我做了“来广州”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今天现在坐在机场的登机口外打下这篇文章。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听朱晓玫的钢琴演奏会,而我在一个多月以前还不知道她。仅仅是因为好友Kim在微信圈分享了一篇关于她的文章,而对她经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上海站的票十分钟即售罄,黄牛票也炒到了两千多,得知广州还有普票,当晚我就定了这个月到广州的行程。

Page 1 of 912345...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