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4月

卑微的幸福感

晚上在图书馆翻杂志,有个男生递来一张问卷——大学生幸福感调查。共20来个问题,主要集中在目前觉得幸不幸福,对未来是否有信心,目前幸福的来源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愉悦地填写着答卷,像是在审判自己的生活一般,带着莫名的自豪感和无比的崇高感给自己这瓶颈生活画上了满意的对勾。有一道题问得很细,列了10个幸福指标,爱情,家庭,学习,工作,生活,理想等等,用量表来度量你的幸福感。回头再看这题,竟然都填了“一般”及以上的选项,看来我平日里那么多的抱怨和悲愤,此刻都化作心太软的灰尘了。

其实抱怨和悲愤还是有,只是,用大众的眼光来看,这和自己的幸福感没有多少联系。
你看,那些被强制拆迁的村民用自焚的方式抗议,这事儿让你有丝毫的不幸福感么?你看,那些打了疫苗染上了致命疾病的孩子还不知道明天是怎样,这事儿让你有丝毫的不幸福感么?你再看,鄂尔多斯把大片的防沙林铲了花10年功夫建了个高尔夫球场,这事儿让你有丝毫的不幸福感么?假如谈不上幸福不幸福,至少大多数人是无感吧。

对于这些大多媒体都在报道,每天充实眼耳的令人震惊唏嘘慨叹无语的消息和新闻,受众也只有暗地里骂上两句,或是吃饱饭乘个凉摇个扇子在麻将桌上口水一把,再来个什么黑幕或者小道消息于是这话题基本谈尽了。“你能做的真的很少,管好自己吧。”从小到大我们都是被这么教育的。于是,有关幸不幸福的问题,从来都不会涉及一个选项:他人的苦难。

他是你的亲人,你感到痛苦是天经地义;他是你的恋人,你感到痛苦是爱得深切;他是你的朋友,你感到痛苦是你够义气;他是你的不太熟悉的路人,你感到痛苦是你还有善心——如果他是与你十万八千里平生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呢?你感到痛苦,是你真的有良知。

在我的家乡大兴土木,为了一个博览会把地下挖空把地上翻搅,把公车改道把高架边上视线内的老旧房屋外墙粉刷做面子工程的时候,在遥远的穷乡僻壤小村小落,纯朴憨厚的老人把汽油浇在身上点燃,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争夺最后一点居住的希望。在一线二线好几线的城市七嘴八舌嚷嚷着房价会不会崩盘大学生是不是都要做房奴,蜗居会不会成为现实,另一个小村子里的一个女人,站在推土机前为了要个说法,结果被推倒进了土坑里生生活埋。在他们的生命如轻烟散去的时候,那些必须为事件负责的人依旧宝马香车、歌舞升平,他们的幸福感有减少吗?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呢,幸福感有减少吗?心安理得的做旁观者吗?

这社会里不是没有幸福感,是有太多卑微的幸福感,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在你的口中我的口中背诵了千遍万遍,考试靠它得了及格分,可是现实里最底层的那一个需求,很多人都没有能得到满足,那还谈什么自我价值实现?

媒体可以揭露和谴责任何不法行为,但不能代替法院去判决任何人。

媒体可以批评各种错误行为,但不能代替党政机关去处罚任何人。

媒体可以指导人们思想行动,但不能代替行政业务部门去指挥命令任何人。

你看,媒体多么的尴尬。

施拉姆:新闻学院所造就的学生将是整个大学中最适合理解和谈论他们所处的那个世界的学生。

你看,我又不是新闻学院的学生,还在这里拧巴,我也好尴尬。

刚才那张问卷的自豪的崇高的幸福感,在此刻,通通变成了卑微的修饰对象。

(完)

只愿你是那个歌者

《原味杂志》第六期  /  作者 徐颖

我确信自己在落笔前不用重听这张专辑。因为它曾是我的CD机里、IPOD里、手机里、音频编辑器里、节目垫乐里播放和使用次数最多的主打歌。可是,请恕我愚鲁,不懂得如何品味一张专辑,也不懂如何撰写一篇乐评,所以你若是问我诸如“这张专辑好不好听?”,“觉得怎样?”之类的问题,得到的反馈将仅仅会是我两眼放光、提神吸气、激动无比地从嗫嚅许久的嘴唇里蹦出四个字:真的好听。

 这张专辑叫做《A Wishful Way》。

我尝试着把文章基调拉得轻松活泼一点,因为我刚得知田原的新专辑即将面世,大为欣喜。两年前我问她专辑什么时候出,她说已经在张亚东老师那儿做了,后来她去了日本演出,后来她发了新电影,后来她出了新书——终于,待到明年现在我再回忆,就能加一句,后来她的新专辑终于出了。田原说,比起拍电影,她更爱做音乐,因为电影是演别人的心情,而音乐是唱自己的感觉。

16岁;买了新吉他;进入一个吉他班;老师说一个乐队缺主唱;她唱去了;跳房子出了专辑;全英文的;她自己写的;16岁。这是田原的16岁。

写到这里我有点不愿继续,因为我怕自己矫情地落入一个俗套,那就是强烈地期待更好的、同时抱着越来越大的希望,并且,不遗余力地把所期待的对象描绘得若神若仙天下独绝。就如一颗特别亮的星星抓住了自己的眼球,便要求这颗星星一刻不停歇地照亮自己的心情。

可事实上我并没有那么大那么大的期待啊!

我不在乎田原的下一张专辑有没有超越上一张,只要是她的作品,就会觉得好听,不是因为我乐评能力太差而这么说,而是因为,出专辑的那个人,是田原——这才是我在乎的。或许在年中以后陆续地会有各界不断地声音来评点这张新专辑,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如之前啥啥的,有人爱不释手有人还是更爱第一张,有人说她不如以前那么啥啥啥了有人说凭什么呀我就是觉得不错……比起这些,我更想看见那时候的田原还能保持她独特的姿态,镇定地回应大家的评论,不被他人的言语带走了自信,不受外界的干扰继续向前静静地走自己的路。

田原的出道太为惊艳太为震撼,她的成长她的努力她的突破她的新方向都让喜欢她的人牵挂和惦念,所以8年来我们都在等,等她新一张更具吸引力的音乐大碟。可她也是平凡的女子,我想我们可以期待她发展到具有更大的魅力,期待她走向更广阔的舞台,可是我们没有理由去要求她一定要更上层楼般追求最好——她在我们心里已经是最好的了,不是么?

上张专辑的中文译名是叫做“希望之路”吗?对不起,我也不晓得。难道我们都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于是我把鼠标滑向一个著名的搜索引擎所架构的翻译页面上,输入了“a wishful way”,系统给出的中文解释是:一厢情愿的方式。瞬时小愣一会儿后又禁不住笑出来:是啊,不管田原唱什么写什么演什么干什么,我们这群“原迷”都会永远支持她——这是我们的偏执,这是我们对她一厢情愿的爱的方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