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

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Jul 24, 2017 | | Say something

在我写完上篇日志后的12小时,合上书准备入睡前,收到了朋友的一条信息——我的一个大学同班同学L因抑郁症自尽了。他也是我球队的队友,算不上要好的朋友,但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面对一个曾经物理距离这么近的人的骤然离世的噩耗。都是六年没有见面,一个同学经历了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惊险,再次坐在了我的面前,讲述着这些年的经历,而另一个,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友谊地久天长

Jul 8, 2017 | | 3 comments

如果说关乎友情有什么浪漫的话来阐述,我想最合适的那句应该是“友谊地久天长”。简单六个字,却充满浪漫气息,而且令人感到舒适自在、从容不迫。

三年了

Mar 18, 2016 | | 8 comments

写这篇东西前我又习惯性地把关注的博客都看了一遍,和上一周一样,没有更新。大概像我这样保持着看博客的习惯,而且是直接输入网址浏览网页的非RSS读者已经不多了。之前在微博上说打开熟悉的博客却发现一个个都暂停更新真的很伤心,网友留言:现在微博可以发长文章了也挺不错的。可是,你们不了解的,是我们这些做独立博客的人——说是洁癖也好,或者称为坚持也可,总之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无法舍弃的偏执。

辞职一年,是为记

Aug 10, 2015 | | 3 comments

差不多也是一年没有写博客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坚持写一辈子的博客,在碎片化阅读、快餐式写作的时代我一定要坚持写独立博客,可是渐渐我的思维越来越局限,局限于由我日常工作内容为核心而展开的小范围,局限于在此之外我必须要用平常心面对的生活琐事、家长里短。我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个如风少年能做的潇洒的事,我仍然是个文思泉涌的人可是我已经下笔无神。很多时候只是涌出来,自己沉浸地想一想,然后起身去做下一件事。几个月都没有碰那台用来写东西的电脑了,回家累得恨不得倒头就睡,书也在一边积灰。

不会做,就去学习

Nov 13, 2014 | | 12 comments

八月份我辞职了,来到江湖,正式开始做和自己的理想息息相关的事。前前后后忙碌着,虽然累但是很开心。我一直挺想把这个博客做成一个汇集某方面专业知识的站点,而不是过多的类似日记的自言自语。可惜我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专业来形容的,对什么都感兴趣,能自己动手解决的就不麻烦他人,看起来好像很牛的样子,充其量就是半桶水罢了。所以,这几个月,我重新开始学习,学习那些我曾经起步过又中途放弃的技能,学习成为一个更加有担当的人。

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Jul 9, 2014 | | 6 comments

今天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吃了一顿晚餐,聊了近三小时从冷盘吃到正餐吃到甜点都不觉累,就好像昨天还是坐在一张桌子后上课开小差的小伙伴,丝毫不陌生。 吃完之后我说:“谢谢啦,这么破费。”他一摆手:“谢啥啊,我该谢你。”于是席间他的那句话成为我到此刻仍无法忘记的感动:“那时候我是旁听生,成绩那么差,老师说我笨,被骂成猪头自卑惯了,同学的眼光我都感受得到,但你还是跟我讲话,没把我看成异类,带我一起玩,还分享好吃的。特别感谢你。”

Page 1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