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

二十二

Aug 16, 2017 | | 1 comment

挑了不太热门的时段去影院看了《二十二》,入席的加我一共9人。最后看完三万多人众筹者名单以及制片人员名单的共6人。 这是一部很克制的纪录片,克制到我有几个时刻觉得不如哭出声来更舒服。大多时候是平静的,平静的村庄,平静的画面,但是当我听到老人用已经退化的嗓音,唱起少时记忆里的歌时,再也控制不住情绪…… 我们无法感受别人的感受,也无法体会别人的痛苦,这些经历了坎坷的人们,最后对生活仍然充满爱与留恋,令我倍感惭愧。“生活以痛吻我,却要我报以歌声”,她们真的是这样的人啊!纵使人生充满苦痛,仍然喜欢这世界,“吃野东西也要留着这条命来看着美好的世界。” 无语凝噎。感觉我真的不配言苦。从今往后好好活着,活着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好。

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Jul 24, 2017 | | 1 comment

在我写完上篇日志后的12小时,合上书准备入睡前,收到了朋友的一条信息——我的一个大学同班同学L因抑郁症自尽了。他也是我球队的队友,算不上要好的朋友,但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面对一个曾经物理距离这么近的人的骤然离世的噩耗。都是六年没有见面,一个同学经历了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惊险,再次坐在了我的面前,讲述着这些年的经历,而另一个,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友谊地久天长

Jul 8, 2017 | | 3 comments

如果说关乎友情有什么浪漫的话来阐述,我想最合适的那句应该是“友谊地久天长”。简单六个字,却充满浪漫气息,而且令人感到舒适自在、从容不迫。

不会做,就去学习

Nov 13, 2014 | | 12 comments

八月份我辞职了,来到江湖,正式开始做和自己的理想息息相关的事。前前后后忙碌着,虽然累但是很开心。我一直挺想把这个博客做成一个汇集某方面专业知识的站点,而不是过多的类似日记的自言自语。可惜我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专业来形容的,对什么都感兴趣,能自己动手解决的就不麻烦他人,看起来好像很牛的样子,充其量就是半桶水罢了。所以,这几个月,我重新开始学习,学习那些我曾经起步过又中途放弃的技能,学习成为一个更加有担当的人。

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Jul 9, 2014 | | 6 comments

今天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吃了一顿晚餐,聊了近三小时从冷盘吃到正餐吃到甜点都不觉累,就好像昨天还是坐在一张桌子后上课开小差的小伙伴,丝毫不陌生。 吃完之后我说:“谢谢啦,这么破费。”他一摆手:“谢啥啊,我该谢你。”于是席间他的那句话成为我到此刻仍无法忘记的感动:“那时候我是旁听生,成绩那么差,老师说我笨,被骂成猪头自卑惯了,同学的眼光我都感受得到,但你还是跟我讲话,没把我看成异类,带我一起玩,还分享好吃的。特别感谢你。”

退化

Mar 26, 2014 | | 11 comments

良多感慨的时候翻看以前的博文,如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掠过。如同很多新认识的人对我的认知差不多,以为我挺爱看书的挺爱写字的挺爱写文章的。 但其实我越来越少做这些,也越来越偏离我曾设想的业余发展轨道。高中的时候觉得大学一定不会荒废一定要把为了应付高考而减少的读书时间都补回来,大学的时候觉得毕业了一定不能被工作所困必须坚持自己所喜欢的事做下去,现在看看,只有“呵呵”二字。

Page 1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