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省吾身

2013,我很快乐

Dec 26, 2013 | | 4 comments

前几周和多年未见的朋友聚餐,他们诉说着各自对现状的不满,希望从我这里找寻一下正能量,又听闻我年头从抑郁的状态走出,他们更是好奇有没有什么秘笈。一时间,我语塞。方才发现回头去看那些跌宕起伏的情节,要找出个因果关系是有多难。于是我从“万用理由”中找出了一条:爱一个能给你正能量的人吧。然后抿了一口酒,继续埋头吃饭。

老派之必要

Jul 7, 2013 | | 4 comments

今天翻开日记本,发现上一篇是去年年底写的——我居然半年没有写日记了。这半年的快节奏,让我无暇顾及那些涌上来的感慨,无暇把它们在脑海里回放一遍或者是用笔写下来留作纪念。零星的博客文章也多少有些“给别人看”的意味,难以保留最简单的陈述——禁不住要添油加醋揉捏出一些华丽的辞藻。 可是生活哪有那么完美。

我为什么不去做一个编辑

Apr 17, 2013 | | 6 comments

我其实特别庆幸自己没有去做一个文字工作者,曾经无助的时候,无数人说你文笔好那就去媒体吧做编辑做记者或者去广告公司做文案吧,那时候,好像全世界都认为我向往和文字打交道的工作,只有我自己明白那不是合适的职业道路。所以当我扛着四面八方的压力熬过工作的第一年,走到峰回路转的第二年伊始,回头看的时候,真的有后怕过。 把喜欢的事,变为工作,是幸运的,但是归根到底,工作是个会让人感到厌倦和辛劳的事。所以难免在日复一日的单调流程里把喜欢变成麻木。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去做一个编辑——我喜欢写东西,可是我不是为写东西而活的。

龙年的告别

Jan 15, 2013 | | 7 comments

离题的话 活了二十四年,写了八年博客,其中三年独立博客,一开始自娱自乐,当做心情日记;后来愤世嫉俗,当做演说平台;再后来怕说漏嘴,开始不痛不痒;再再后来些许厌世,开始关注自我;现在审美疲劳,想要更上层楼。 有很多次我想放弃写博客这件事,特别是当它为我带来麻烦的时候。子渔和我,是无限接近的两条平行线,子渔是你们想靠近的也是我想靠近的,她是比我本人美好一些的替身。于是我做过最自恋的事,就是在失落或是孤独的时候看几篇这个博客里的文章,然后感叹写得真是深得我心。

毕业后的这一年

Aug 18, 2012 | | 23 comments

转眼,毕业一年了。可能有人会觉得,啊,才毕业一年。也许我的文字是有些七分熟……吧…… 有段时间我处于非常非常矛盾的状态:留恋学校的氛围,又不甘心把自己框死在象牙塔,想要潜入社会摸一摸底,随即又在明白了它的深不可测后,再度无比向往校园生活。如此反复。也曾纠结于到底是走学术的路还是实业的路,时间就在这些徘徊中溜走了。 在读书的时候,因为做过一些实习和兼职,又因为是媒体行业,所以多少提前了解了一些身处的环境。这么算来对社会的认识也超过一年时间,然而毕业后这一年的认识是非常深入又生猛的,几次感觉要翻船、要跌倒,还没有人扶,终究学着自己走路。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今天收到了一封陌生人的微博私信,对方说毕业一年,换了工作,发现自己很多不足,想要从练字入手来改善。如此相似的情况让我在回复了他之后顺着思绪想了很多,第一次完整又清晰地总结了毕业后的体会,然后又去看了一下这段时间安慰过自己的文章,似乎学得了一些东西,接下来就谈谈我毕业后这一年取得的心得体会。

也谈「念名校而不得」

Jun 7, 2012 | | 17 comments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回想当年,颇多感慨。那时候以为这是世上最重要的事最难的事最苦的事最累的事最壮烈的事,也有着莫大的勇气去战胜它,用健康换成绩,熬夜到凌晨四点结果还精神抖擞去上课,觉得年轻真是太好了;上课的时候不认真听讲,和喜欢的人发短信热络来热络去,或者看看课外书装装小资情调,那真是不可复制的时光——不用担心被谁批评,不用担心没有饭吃没有钱花,不用担心自己的狂妄会和残酷的现实碰撞得头破血流,还满怀希望地感到过了高考这个坎,人生就光明了就解脱了就自由了。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