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5月

少有人走的路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1年5月下半月刊   /  作者 徐颖

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社交媒体的发展,亲身体验的同时也是一次自我剖析,核心的议题是:社交媒体有没有让我的生活变更好。结论是:没有。

你看,我是个免费写作的blogger,发扬共享精神的geek,但在网络上写字非但没有给我带来物质收益,还时不时让我忍受着言论的敲击、八卦的缠绕。甚至为了有更好的分享平台,倒贴钱自建网站,自行维护,还免费写稿。而SNS社区和微博的使用皆如此,我并没有因使用人人网而靠人气赚钱,也没有因微博粉丝数量多而有资格收费发博。从这个角度来说,社交媒体没有让我过上有钱人的生活,生活没有变更好。

但不可忽视的是,通过社交媒体而收获的无形资产更多一些。虽没有满足物质生活但是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心理需求,俗语云:虚荣心。当然我所追求的“影响力”也得到了部分实现。一大群在白天日常工作中遭受挫折与失意的人,到了网络上立刻成为姿态万千的小资情调发扬人,装B、炫富、晒图、签到,随便的一小点举动,都成了得瑟的资本。于是白天再猪狗不如的模样到了网上立刻鎏金大放异彩。从这个角度说,社交媒体似乎可以让生活更美好。

但是辩证归辩证,结论总还是要有的。对于我来说,我确是厌倦了。

回想起高一时写博的动机,真是比现在单纯很多。在台湾的“无名小站”开的第一个博客,叫“君子如莲”,记录着一个小愤青的青涩时光。那时候写过一篇感谢老师的文章,班主任看后还留言了,就这么件小事让我激动又欢喜了好一阵。似乎自己小小的心情用一种高级的方式被重视、被看见了,无比自豪。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也纷纷开博,每天大家都会互相访问一下,看看各自的心情,还有谁的模板比较好看。后来大陆登不了无名了,那些都随之消散了,如今无名小站已经发展成台湾最好的博客群,而我作为最早的使用者却没法一起成长。记得毕业后班主任还特意问我,你那个博客地址是多少,我想怀念怀念。后来我开了别的博客,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再看。

后来辗转到博客大巴、歪酷等等,最终在这几年的大势下选择了独立博客作为出路。购买国外的主机和国际域名,似乎能够在这片汪洋大海的巨浪中有一些些笃定的姿态。认真经营了15个月,google anaylitics的数据显示,我博客的回访率超过50%,跳出率低于40%,这一点还是让我感到很欣慰的。

我不止一次想,没有社交网络的时候,我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那时候也没有手机,我们靠固定电话联络,每晚做好作业,打个电话给好朋友,对一对答案,一起讨论讨论思路。每天身边会揣张IP卡,有急事了可以到电话亭打公用电话,或者到小杂货店里,花五角钱打一个电话。那时候流行用MSN,QQ,下了线也就不怎么联系,反正同学第二天还是会遇到。似乎那种生活更加有安全感,有话可以当面说,有心事也不用藏着掖着。不需要到网上咆哮自己的悲哀,不需要到状态栏里呻吟自己的富有,也不需要在博客里表达对某个人的暗恋,更不需要用短信来拐弯抹角地交流。那时候我们过得很好,物价没有这么高,GDP也没有这么高,但是我们还是活得很开心。

那时如果被人关注,顶多在学校听些口舌,不会在回家后打开电脑,发现满世界都在讨论自己。如果被八卦,顶多一时气急,不会在打开手机后,收到数不清的盘问与刁难。那时候如果谈恋爱,顶多在集体里受些异样的眼神,不会在上网时,发现到处都有人追查蛛丝马迹。那时候的生活,安全多了。

我几度想回到那样的生活,但是发现这事情要一个人完成太不可能了。当我想拿起电话打给谁时,那人只在微博活动了,当我想到谁家喊他出来打球时,那人只在手机上切水果了,当我想问问谁对某个事件的看法时,那人直接就发我他博客地址要我直接看日志相关内容了。于是我成了个很奇怪的角色,火星人的角色。最可怕的不是不能改变,是不改变还同流合污。于是我也用微博了,我也切水果了,我也写博客了,我也在日志里发牢骚发评论发无病呻吟的文字了,之前提到的那些人在这些网络里与我互动,给我留言,@我,问我“肿么了”,说我“不给力”,劝我“神马都是浮云”。这样的生活有更好吗?

生活里本就很了解的人,硬要问我有没有博客;生活里不了解的人,硬要通过博客了解我。然而我最不能习惯的,就是熟人揪着博客里的蛛丝马迹,来拷问我的生活。当我发现在网络上到哪儿都有熟人的踪迹,那种被监视的感觉糟透了。我真后悔,手贱什么呀写什么博客呀,日记本写写就可以啦,干嘛写到网络上来呀,写上来又没有稿费呀,还要除掉遮羞布示众呀……哎呀。

然而我承认赞赏和虚荣心可以蒙蔽一个人的意识,哪怕这些东西只有10%,也会被放大到有90%而继续去做一件事。在这两样东西面前,人没有自制力,只有贪婪。实际上我并没有资格来罗列这些,因为我早已成为与这环境相符合的人,一丝一毫都不差地成为这个环境里的适应者,游刃有余,但却不能收放自如。

写到这里我竟然发现文不对题,这种情况在开始网络写作后经常发生。包括标点和语句的严谨度都下降很多。我很担心。

那就再戒一次试试好了。反正我爱折腾,易冲动,喜欢自娱自乐。写与不写,我就在这里,不好不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