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7

只顾风雨兼程

只顾风雨兼程

刚忙完今天的事,员工下班了,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把大小仓库的灯都关了,只留一盏台灯,打开博客,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

今天并不是快乐的一日,早晨妈妈去检查了旧症鼻窦炎,不知医生给了什么建议,她总体上情绪比较低落,陷入了一种痛苦中,也不愿意讲清楚具体的诊断结果,出于关心而想要详细问问她的我和老爸便成了她的出气筒,受一些莫名其妙的指责,反正知道她心情不好,我们也并不介意。

这之前,我很早就来了办公室,想要抓紧时间把昨天到的一批新品上架,然而我担心却又最不想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工厂量错了尺寸,把所有打孔的纸都打错了孔距,而我由于过于信任他们,并没有要求先看样品。致电工厂叫他们余下的都不要再做了,厂老板还在纠结他怎么会量错尺寸这件事。我已经在这头一句话都说不下去。我当然很悲伤,可是我没有多一秒的时间来悲伤了,这几年做自己的产品,出过的幺蛾子比起这个有过之无不及,从最早的破口大骂拍桌子扔东西,到现在只是愣一下然后淡定地想对策,被自己的成长速度震惊。哭和抱怨都是没有用的,控制局面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

随后到了小房间关起门来安静安静,恰好又到了午饭时间,毫无食欲。坐在桌前打开平板把今天的单词背完,想到晚上会比较晚才吃东西,还是决定出门吃一些。今天上海大幅降温,穿上了夹克依旧挡不住冷风的侵袭。买了一颗奥利奥口味的雪媚娘,到熟悉的面馆,坐在靠门的位置,点上一份黄鱼砂锅。背后是车水马龙喧闹声,眼前是我爱吃的点心饭菜,脑子里是担心妈妈的情绪,心里是惦记着那报废的好几万块钱的纸……到这时候心疼钱不是最主要的,主要是心疼好东西被糟蹋。辛辛苦苦万里外运来的好纸,被做成了废品,比直接烧钱还要令人心疼。自大地觉得这圈子里没有人比我更想要做出一个好本子,没有人比我更想要国产超越日本的技术,也矫情地觉得,在午饭时的那几分钟,我是方圆一公里内最孤独的人了。我在追求什么呢?追求那些不被人理解的“质量”,被合作的工厂嘲笑过于苛刻,被海量的供应商嫌弃痴心妄想,而同时另一边,顾客们的高要求又不断地抽打着我的神经。那一刻,连好好吃个饭都成了痛苦,有那么一秒钟,我什么都不想继续了……

今年我失去了很多,有的人阴阳两隔,有的人从人海中来又失散在其中,也失去了许多对物的热爱,变得很平庸乏味。全身心钻在工作上,没有休息日,国庆八天大家游山玩水,而我和往日一样上班,下了班去上课。周而复始,没有尽头。早先很喜欢一句话“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曾经这是支撑我走过很多黑暗的心灵鸡汤,而现在我甚至怀疑这种选择,假如放弃,是不是会舒服一些啊,这种念头时常想起。我也很累了,我也不想努力了,我也想庸庸碌碌混混日子算啦。

一直听的一个博客节目是“365读书”,都是名家的名篇,可是我听的时候总是不完全用心,纯当一个伴随性的读物,而昨天的那篇却一下子抓住了我,因为太熟悉,那是鲁迅的《一件小事》。纵使过去读了很多遍,多年后听到声音版的依然令人沉醉,想念那段疯狂读鲁迅的学校时光。那时的自己,一个没钱没名的愤青,不知生活的苦,却爱批判生活的暗。鲁迅当时又在坚持什么呢?他笔下的那些人在当代社会依然存在,他的文章在现在依然掷地有声。如果能有这样的意义,真叫死而无憾吧。

跑步训练进入了新的阶段。参加了TNF100的越野训练营,明天去山上学习第一课,教练给了一大串装备清单,写完这篇东西我打算去迪卡侬采购一番。现在,也只有跑步这件事能激活我的能量了,只有在全身心投入其中的时候,感受自然与身体的对话。在山野中更亲近这一切是我的心愿,明天开始就能慢慢实现它,无功无利,纯粹为了爱好——有这么一件好事让我痴迷,应该算是小小的安慰吧。

不能放弃,还是要走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