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21年05月

跑步教会我的事

昨天甘肃白银越野赛发生的巨大惨剧刷爆各大媒体头条,没想到越野跑这项小众运动以这样的方式被大家知晓。遇难的21人中有不少国内顶尖跑者,包括超马纪录保持者、八百流沙大将军梁晶,年仅31岁。实在令人悲痛惋惜。

2017年我参加了TNF越野跑训练营,略微接触过这项运动,前后两次赴莫干山实地训练,一次恰好是雨天之后,山路极其泥泞,半只鞋埋在浆水里,到了傍晚体感温度骤降,夜里戴着头灯也需小心翼翼前行。最后的比赛日,本着“来都来了”的无理由心态,在30KM的正赛外还参加了6KM的比赛,当作热身。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非常后悔的一次参赛经历,因为当时我感冒了。那样的身体状态下,是不适合参与这么高强度的运动的,对身体没有任何益处,甚至恶化了病情,第二天嗓子哑到一句话也说不出。

但是奔跑所带来的快感让我实在不忍心放下,恨不能常常远离喧嚣的城市,穿行于山野,与风云雨露为伴,尽享大自然的馈赠。那以后我陆续参加了不同地区的马拉松赛事,最远的一次去了日本。

身在这个业余兴趣的圈子里,就不断会收到更多信息和激励。随着国内此类赛事的蓬勃发展,看到各色各样的人参与其中,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心愿:完成一次铁人三项比赛。俗称“大铁”。于是2019年我开始了公路自行车的训练,骑过早晨五点的外滩,和深夜十一点的世纪公园,用车轮丈量着城市。

骑车和跑步给我带来非常多的收获,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以及眼前苟且生活的“折磨”,渐渐地感觉力不从心,体检报告上显现出的大大小小问题让我开始审视自己对目标的选择,才发现一直以来都是过分自信,过分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同时,当我看到骑行的队友在赛场上摔断锁骨,在马路边出了车祸,看到跑友在烈日下脱水晕倒在终点时,深深地体会到,体育运动本该是一件让人健康快乐的事,而不是带来伤害与苦难。

给目标做了一次“断舍离”之后,铁三、超马等等就都从清单上删了去,一下子感觉轻松了很多。如今我还是隔三差五去公园慢跑几圈,偶尔休闲骑行,不折腾身体了。

户外运动的魅力在于人和自然相处时挑战了自己,愚以为“征服自然、征服山野”是非常愚蠢的想法,你去与不去,山就在那里,你来或不来,风雨不会休息。自然是不可能被征服的,我们能做的,是敬畏自然、尊重自然,并且在与之亲近的过程里,认识自己。如果硬要谈什么“征服”,最多是征服我们自己的内心。

再次为在白银越野赛中遇难的运动员默哀,天堂如有跑道,愿你们无风雨、无负担地跑下去。

兰亭看展记

一个月内两到绍兴,本来上次到新昌徒步就想借机走一趟兰亭,但是时间上难以协调,作罢。没想到这次张师组织学员们来看兰亭展,遂了心愿。

七届兰亭奖的展览截止到14日,赶了个末班车。中午聚餐之后我们大部队就进入馆内,张师为大家一个个讲解评点,期间有不少同来看展的书法爱好者跟着我们的队伍一起听讲。

获奖者大多生于六零、七零年代,也有和我同岁的,甚至最小的那位是九五年生人,充分说明了书法技艺不因长幼而有别。让我很有感触的是,书法这件事不是像高考那样,考完了就结束了的事,它是可以伴随着人的成长而一起成长的,年轻时崭露头角是好事,年老时崭露头角同样是好事,没有人会因为年岁大小来评判你有没有资格。

这样一想又觉得未来的路开阔而明朗了,能有一好伴终身,何其荣幸,就不必纠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人头地了,毕竟,每一滴努力都不会白费,只是薄发的时候没有到。

兰亭附近的景色和建设都更现代化一点,但是新昌也有新昌的古朴和僻静。下回有时间还要再来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