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6月

一件小事

今天包裹比较多,于是陪我们的快递师傅先下一趟楼送些下去。熟悉的流程,如往常一样。周末货梯停用,只留两个客梯,当然也是可以送货下去的。

电梯门开后,里面三男一女,见到我们的平板车以及大包的货物,那个女人立刻大喊道:不许进来,这不可以进来!我当然不会理会,上前走到前方帮师傅一起把推车弄进去,那个女的依旧不依不饶:你们怎么这样,这是货梯还是人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快递师傅,嘴里连珠炮似的不饶人。我非常淡定地用上海话回应:不好意思,今天货梯没有开。当然,带着一些轻松微笑的表情,毕竟即使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这种情况下我依旧会先和大家打个招呼以便互相理解,并提醒大家注意脚下,这是我一贯的做法。电梯门关上后,快递师傅开始和这女的较上劲,要与她论个理,边上的男士劝道:刚才这位小姐说得挺好的打个招呼不就好了,你讲话怎么这么冲呢!伴随着他们哇啦哇啦的争吵,终于到了一楼。门开后,我们先出去了,我内心的小宇宙自然也要释放一下,刻意比较大声地调侃说:这不是很好地下来了嘛!

随后和师傅弄完,取了点仓库的货又回到楼上,他继续坐在那里计算着运费,我忙着还没包完的包裹。看到他黑着的脸、听到接电话时无精打采的声音,我知道他还在为刚才的事恼火。可我却不知道如何让他提起精神,只好拿了冰镇饮料给他喝。

同样,我也不清楚究竟为何我会在几个小时后睡前来敲一篇东西记录这件事。几年前在我还很弱小,无法应对这种大人世界才有的人情世故时,或许我会一声不吭,害怕和这些人交锋,我可能就站在电梯口,听着那个女人莫名其妙地斥责,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紧,傻兮兮等下一趟。如今我也长成了一个庸俗的大人,在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时毫不犹豫发出声来,不再让自卑和害羞成为主旋律。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本事,在外受到这类陌生人给予的冲击波时,终于能巧妙又得体地回击。

可是重点是,那个女人,她为什么要对陌生人表现出如此富有攻击性的态度,而且是在陌生人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的情况下,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斥责他人?依旧能回忆起她看着快递师傅时眼神里流露出的嫌弃,依旧记得在我没有用上海话回应她的时候,她无法停止下来的、尖细的嗓音里充满着的、部分上海人特有的势利、自私、好为人师之特质。可惜,只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在言语上与人较量,不如温柔以待,和气生财。

特地看了一下那女人的脸,苦相,想必生活里诸事不顺,相由心生。——我居然非常享受这种无声的臆断,比跟这些人拔高嗓门心率加快血压飙升大吵一架要过瘾得多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