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与自由同行 ——对话90届精英校友邹淳

Mar 30, 2013 | | 1 comment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上海校友会·2013年免费午餐活动·邹淳专访   /  记者 徐颖 作为UIBE上海校友会副会长,邹淳师兄的低调性格在校友会是出了名的,而他所从事的投资行业更是我等外行人所难以明白的高深领域。所以此次得以与他面对面交谈,让我着实有一种与神秘人物会面的惊喜感。

最难莫过做自己

Mar 17, 2013 | | 24 comments

在《龙年的告别》里,我说我相信有一天不用再费力地辨认我们谁是谁,我会大大方方地介绍我自己,成为我想成为的人。那么,就今天吧。 若将这一切通过一个可视化的方式表达出来,对我来说最好的就是博客改版。我重新设计和制作了这个网站的样式,最终以四个部分呈现:

龙年的告别

Jan 15, 2013 | | 7 comments

离题的话 活了二十四年,写了八年博客,其中三年独立博客,一开始自娱自乐,当做心情日记;后来愤世嫉俗,当做演说平台;再后来怕说漏嘴,开始不痛不痒;再再后来些许厌世,开始关注自我;现在审美疲劳,想要更上层楼。 有很多次我想放弃写博客这件事,特别是当它为我带来麻烦的时候。子渔和我,是无限接近的两条平行线,子渔是你们想靠近的也是我想靠近的,她是比我本人美好一些的替身。于是我做过最自恋的事,就是在失落或是孤独的时候看几篇这个博客里的文章,然后感叹写得真是深得我心。

他山之石(2012.9-2012.12)

Jan 14, 2013 | | Say something

这四个月依旧看了不少文章,但是却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再整理出来,因为真的有点审美疲劳。也是因为自己那一阵子特别需要这些“心灵鸡汤”的缘故吧,总之现在看起来都特别“鸡汤”。文章依旧大多数来自豆瓣,而豆瓣也彻底的已经变成了一个说教人士聚集的励志社区。所以,我也很难说下一个“他山之石”会否有东西可写。这一篇就先呈上给大家,也许有人真的很需要这些“鸡汤”。

她什么都知道

Oct 24, 2012 | | 9 comments

刚在桌前想一些事,淡淡的忧伤快演变成要流淌的泪,赶紧捂住脸不想发出任何声响。掩耳盗铃似的以为他们已经睡了不会听见。不一会儿她到我房里来跟我说:“我想起来了,你嗓子疼应该去含一片灵芝,哎呀怎么早没想到提醒你……”我赶紧抹了抹眼角起身说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很快地从她身边走过怕被她发现。可直觉告诉我她早就发现了,她什么都知道,但我不说她便从不过问。从来没正经写篇文章给她,这篇就写一写我妈。

是啊,文艺和爱都是体力活

Sep 13, 2012 | | 7 comments

前天和昨天,我在八小时用电脑的工作时间外继续对着电脑给自己的博客进行改版,看着屏幕上一行行的代码不断思考,一直到每个细节都满意为止。最终的结局是早晨醒来后眼睛肿得和金鱼一样,还以为是没有睡好,到晚上才发现是有了炎症。 上个礼拜我到家附近的运动场稍稍跑了几圈,放以前连热身都算不上的运动量现在让我倍感吃力。爬五层楼原先气都不用喘一个现在基本离不开电梯。偶然看到高中时候写的日记,字端端正正认认真真像是在写一份考场作文,现在每天拿笔的时间都少得可怜写上两行就忍不住要龙飞凤舞。

Page 4 of 9« First...23456...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