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之必要

老派之必要

今天翻开日记本,发现上一篇是去年年底写的——我居然半年没有写日记了。这半年的快节奏,让我无暇顾及那些涌上来的感慨,无暇把它们在脑海里回放一遍或者是用笔写下来留作纪念。零星的博客文章也多少有些“给别人看”的意味,难以保留最简单的陈述——禁不住要添油加醋揉捏出一些华丽的辞藻。 可是生活哪有那么完美。

读书有什么用

读书有什么用

最近把年久“体力不支”的松木书橱换成了胡桃木的,于是理书又成了一个持久战的事情。每天下班后回来仅有的休息时间都花在了“整理”上面,累得够呛。 越来越没时间读书,便决定让一部分早就如同白纸堆砌在那里的书离开这个不合适的地方,留下那些我认真对待过的书,以及将要认真对待的书。 在这个过程里涌现了很多回忆,于是我很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你,读书有什么用。

我为什么不去做一个编辑

我为什么不去做一个编辑

我其实特别庆幸自己没有去做一个文字工作者,曾经无助的时候,无数人说你文笔好那就去媒体吧做编辑做记者或者去广告公司做文案吧,那时候,好像全世界都认为我向往和文字打交道的工作,只有我自己明白那不是合适的职业道路。所以当我扛着四面八方的压力熬过工作的第一年,走到峰回路转的第二年伊始,回头看的时候,真的有后怕过。 把喜欢的事,变为工作,是幸运的,但是归根到底,工作是个会让人感到厌倦和辛劳的事。所以难免在日复一日的单调流程里把喜欢变成麻木。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去做一个编辑——我喜欢写东西,可是我不是为写东西而活的。

人山人海,边走边爱

人山人海,边走边爱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做了很多很多的事,当然也付出了很重的代价——没有早于凌晨两点睡觉的纪录。前天下午感到透支所带来的伤害,于是借着清明节好好调整了一番。 我比较少用图片来表达,包括我的博客样式和文章插图,都是极少用的。因为我觉得一个好的作者是能够用文字描绘出全部才对。但是因为真的很累,没有精神娓娓道来,便破格一次了。

与自由同行 ——对话90届精英校友邹淳

与自由同行 ——对话90届精英校友邹淳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上海校友会·2013年免费午餐活动·邹淳专访   /  记者 徐颖 作为UIBE上海校友会副会长,邹淳师兄的低调性格在校友会是出了名的,而他所从事的投资行业更是我等外行人所难以明白的高深领域。所以此次得以与他面对面交谈,让我着实有一种与神秘人物会面的惊喜感。

龙年的告别

龙年的告别

离题的话 活了二十四年,写了八年博客,其中三年独立博客,一开始自娱自乐,当做心情日记;后来愤世嫉俗,当做演说平台;再后来怕说漏嘴,开始不痛不痒;再再后来些许厌世,开始关注自我;现在审美疲劳,想要更上层楼。 有很多次我想放弃写博客这件事,特别是当它为我带来麻烦的时候。子渔和我,是无限接近的两条平行线,子渔是你们想靠近的也是我想靠近的,她是比我本人美好一些的替身。于是我做过最自恋的事,就是在失落或是孤独的时候看几篇这个博客里的文章,然后感叹写得真是深得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