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一件小事

今天包裹比较多,于是陪我们的快递师傅先下一趟楼送些下去。熟悉的流程,如往常一样。周末货梯停用,只留两个客梯,当然也是可以送货下去的。

电梯门开后,里面三男一女,见到我们的平板车以及大包的货物,那个女人立刻大喊道:“不许进来,这不可以进来!”我当然不会理会,上前走到前方帮师傅一起把推车弄进去,那个女的依旧不依不饶:“你们怎么这样,这是货梯还是人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快递师傅,嘴里连珠炮似的不饶人。我非常淡定地用上海话回应:“不好意思,今天货梯没有开。”当然,带着一些轻松微笑的表情,毕竟即使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这种情况下我依旧会先和大家打个招呼以便互相理解,并提醒大家注意脚下,这是我一贯的做法。

关于那些很像毛笔字的钢笔字

关于那些很像毛笔字的钢笔字

前几周和朱静怡聊起现在年轻人的钢笔字,有了新的共识。

现在有一些非常像毛笔小楷的硬笔书法作品,笔画的粗细变化像极了用小楷笔写出来的效果,乍一看的确让人称奇。又听说这些作品都是中性笔写就,与钢笔沾不上关系,更加好奇是如何实现的。于是在网友的指引下看了几个当下较有名气的书写者录的视频,结局是打破了这种美妙的憧憬。

来自远方的音符

来自远方的音符

上个月的今天我做了“来广州”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今天现在坐在机场的登机口外打下这篇文章。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听朱晓玫的钢琴演奏会,而我在一个多月以前还不知道她。仅仅是因为好友Kim在微信圈分享了一篇关于她的文章,而对她经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上海站的票十分钟即售罄,黄牛票也炒到了两千多,得知广州还有普票,当晚我就定了这个月到广州的行程。

不会做,就去学习

不会做,就去学习

八月份我辞职了,来到江湖,正式开始做和自己的理想息息相关的事。前前后后忙碌着,虽然累但是很开心。我一直挺想把这个博客做成一个汇集某方面专业知识的站点,而不是过多的类似日记的自言自语。可惜我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专业来形容的,对什么都感兴趣,能自己动手解决的就不麻烦他人,看起来好像很牛的样子,充其量就是半桶水罢了。所以,这几个月,我重新开始学习,学习那些我曾经起步过又中途放弃的技能,学习成为一个更加有担当的人。

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今天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吃了一顿晚餐,聊了近三小时从冷盘吃到正餐吃到甜点都不觉累,就好像昨天还是坐在一张桌子后上课开小差的小伙伴,丝毫不陌生。 吃完之后我说:“谢谢啦,这么破费。”他一摆手:“谢啥啊,我该谢你。”于是席间他的那句话成为我到此刻仍无法忘记的感动:“那时候我是旁听生,成绩那么差,老师说我笨,被骂成猪头自卑惯了,同学的眼光我都感受得到,但你还是跟我讲话,没把我看成异类,带我一起玩,还分享好吃的。特别感谢你。”

退化

退化

良多感慨的时候翻看以前的博文,如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掠过。如同很多新认识的人对我的认知差不多,以为我挺爱看书的挺爱写字的挺爱写文章的。 但其实我越来越少做这些,也越来越偏离我曾设想的业余发展轨道。高中的时候觉得大学一定不会荒废一定要把为了应付高考而减少的读书时间都补回来,大学的时候觉得毕业了一定不能被工作所困必须坚持自己所喜欢的事做下去,现在看看,只有“呵呵”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