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来自远方的音符

Nov 22, 2014 | | 4 comments

上个月的今天我做了“来广州”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今天现在坐在机场的登机口外打下这篇文章。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听朱晓玫的钢琴演奏会,而我在一个多月以前还不知道她。仅仅是因为好友Kim在微信圈分享了一篇关于她的文章,而对她经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上海站的票十分钟即售罄,黄牛票也炒到了两千多,得知广州还有普票,当晚我就定了这个月到广州的行程。

不会做,就去学习

Nov 13, 2014 | | 12 comments

八月份我辞职了,来到江湖,正式开始做和自己的理想息息相关的事。前前后后忙碌着,虽然累但是很开心。我一直挺想把这个博客做成一个汇集某方面专业知识的站点,而不是过多的类似日记的自言自语。可惜我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专业来形容的,对什么都感兴趣,能自己动手解决的就不麻烦他人,看起来好像很牛的样子,充其量就是半桶水罢了。所以,这几个月,我重新开始学习,学习那些我曾经起步过又中途放弃的技能,学习成为一个更加有担当的人。

做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事

Jul 9, 2014 | | 6 comments

今天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吃了一顿晚餐,聊了近三小时从冷盘吃到正餐吃到甜点都不觉累,就好像昨天还是坐在一张桌子后上课开小差的小伙伴,丝毫不陌生。 吃完之后我说:“谢谢啦,这么破费。”他一摆手:“谢啥啊,我该谢你。”于是席间他的那句话成为我到此刻仍无法忘记的感动:“那时候我是旁听生,成绩那么差,老师说我笨,被骂成猪头自卑惯了,同学的眼光我都感受得到,但你还是跟我讲话,没把我看成异类,带我一起玩,还分享好吃的。特别感谢你。”

退化

Mar 26, 2014 | | 11 comments

良多感慨的时候翻看以前的博文,如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掠过。如同很多新认识的人对我的认知差不多,以为我挺爱看书的挺爱写字的挺爱写文章的。 但其实我越来越少做这些,也越来越偏离我曾设想的业余发展轨道。高中的时候觉得大学一定不会荒废一定要把为了应付高考而减少的读书时间都补回来,大学的时候觉得毕业了一定不能被工作所困必须坚持自己所喜欢的事做下去,现在看看,只有“呵呵”二字。

七年那么长怎么能随随便便过

Feb 27, 2014 | | 9 comments

在搜狐视频看了一部叫做《21 up America》的纪录片,是《7 up》的系列之一。豆瓣对此系列的介绍如下:“本迈克尔·艾普特在1964年为英国BBC电视台拍摄了记录片《7 Up》,采访来自英国不同阶层的十四个七岁的小孩子,他们有的来自孤儿院有的是上层社会的小孩。此后每隔七年,艾普特都会重新采访当年的这些孩子,倾听他们的梦想,畅谈他们的生活。人生的轮回从这十四个七岁的孩子真实生活开始,他们天真无邪的脸上写满对生活的憧憬和渴望。‘七岁看老’,在这童言无忌的问与答中,人生七年又七年,震撼上演。 ”

2013,我很快乐

Dec 26, 2013 | | 4 comments

前几周和多年未见的朋友聚餐,他们诉说着各自对现状的不满,希望从我这里找寻一下正能量,又听闻我年头从抑郁的状态走出,他们更是好奇有没有什么秘笈。一时间,我语塞。方才发现回头去看那些跌宕起伏的情节,要找出个因果关系是有多难。于是我从“万用理由”中找出了一条:爱一个能给你正能量的人吧。然后抿了一口酒,继续埋头吃饭。

Page 2 of 912345...Last »